手机版 欢迎访问中国养老信息服务网(www.qinhuangdao-seo.com)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乡村田园养老 >

人民日报:进养老院比孩子上幼儿园还难|养老院|幼儿园|床位

时间:2022-04-30 20:15:56|浏览: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养老院一“床”难求,千余床位万人排队,进养老院比孩子上幼儿园还难

  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近日公布,提出到2020年全面建成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覆盖城乡的养老服务体系。

  “养老服务什么时候进我们小区呀?能在家门口养老,那可真解决大问题了。” 消息一出,很多老人充满期待。

  家住北京亚运村慧忠北里的段大爷今年78岁,身体还算硬朗。天气好的时候,他都要跟老伴下楼,到小区里遛弯散步,跟小区的老人们一起聊聊天。

  “3年前,我们就在两家公办养老院递交了申请,可到现在还没有入住的音信。”段大爷的俩孩子都在国外定居,几年前他们就在为养老做打算了,跑了十几家养老院,还是觉得公办养老院的收费低、条件好。

  “但是,想进公办养老院的人太多!我们递申请时,前面已经有好几千人在排队了,可养老院每年新接纳的老人还不到100位。”段大爷说,北京有的“明星”养老院,排队等候的老人多达上万人。按照这样一个速度,10年以后也轮不到段大爷,他们真的等不起也等不了。

  就是条件稍好的民办养老院,老人们想要住进去也不容易。北京一家文化单位的退休干部刘先生说,2007年他的一位老同事卖了房子,跟老伴一起住进京郊的一处养老院。虽然收费贵点,但养老院的院子挺大,绿化环境也不错,夫妇俩还可以住单间。前些日子他去看望老同事,发现这家养老院也早住满了。“现在只能预约,要住进去怎么也得三五年之后。唉,现在老人进养老院比孩子进幼儿园还难。”刘先生感慨。

  多年来,养老院一“床”难求现象在全国相当普遍,大城市尤为突出。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我国已建成的各类老年服务机构为4.4万个,拥有床位410多万张,而我国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1.94亿,现有养老机构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社会养老需求。

  “更为严峻的是,我国已经进入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阶段,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2020年将达到2.43亿,2025年将突破3亿。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养老机构的建设赶不上老年人的增长速度,供需矛盾将更加突出。”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白景明说。

  提供养老服务以社会力量为主,政府购买服务“托底”并加强监管,可助更多老人安享居家养老

  “满足社会养老需求,单靠政府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创造条件吸引更多的社会力量加入进来。”白景明认为,政府的职责是要发挥好“托底”作用,确保人人享有基本养老服务。在养老服务的提供上,社会力量应当是“主力军”,政府通过购买服务为老年人养老提供基本服务。

  日前,“合肥政府购买居家养老服务项目”在网上公开招标,有意向的企业和社会组织,通过公平竞争成为服务实施单位。项目共有六大类服务内容,包括生活照料、医疗保健、家政、紧急救助等。项目要求,服务实施单位要上门提供住餐服务;提醒和监督老年人按时服药,或陪同就医;安装维修家具家电;为老人读报、谈心等。项目实施后,合肥市区70周岁以上低保老人、无子女老人,以及90周岁以上高龄老人,每月可享受价值600元的居家养老服务,所需资金由市、区财政按1∶1比例分担。

  从2003年起,南京市鼓楼区在全国率先创建“居家养老服务网”,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与社会养老机构合作,免费为孤寡、独居老人和困难老人家庭提供照应起居、买菜做饭、清洗衣被、打扫居室、陪同看病等生活照料服务。10年来,仅社会化养老服务一项,鼓楼区财政投入已达7500万元。

  “政府购买服务是国际上的普遍做法,特别是养老服务市场这么大,涉及产业多,老人需求又不一样,必须靠社会的力量、市场的方式来解决,政府不可能‘包办’。”白景明认为,政府购买养老服务,在节约财政资金、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的同时,政府职能也在发生改变,从养老服务的直接供应方转变为服务购买方和监管方,更有利于规范养老产业的发展,提升养老服务水平。

  在采访中,一些老人对记者表示,上了年纪但生活还能自理的老年人是大多数,如果社区能够提供养老服务,比如管老人一日三餐的“小饭桌”,简单的医疗诊治、护理等,这些人就没有必要离开家,到养老院去养老。

  “有句老话儿叫‘穷家难舍,故土难离’。在家门口养老生活环境熟悉,有老街坊、老邻居在一起,不光是精神愉快放松,经济开支也要比住养老院节省很多。”河北省某高校退休教师章阿姨说。

  社会力量办养老,需要政府加大支持力度,破解融资、用地、运营、用人等难题

  “老年人经济能力有限,而养老服务业前期投入多、利润空间有限,民间资本参与意愿不高,是导致养老服务市场发展缓慢的一个重要原因。社会办养老,需要政府帮一把。”白景明说。

  对于社会力量办养老,以往政府在政策上的扶持尚显不足,融资难、用地难、运营难、用人难等许多问题,长期以来困扰着这些机构。比如,民办养老机构以市场价格拿地,房租成本过高,有的甚至要靠民间借贷维持运转,经营成本高、负担相当沉重。

  国务院此次出台的《意见》,对社会力量进入养老服务市场,在土地、税收、补贴等关键政策上均有突破。政府可根据养老服务的实际需要,推进民办公助,选择通过补助投资、贷款贴息、运营补贴、购买服务等方式,支持社会力量举办养老服务机构,开展养老服务。

  对于养老服务用地,《意见》明确要求,各地政府在制定城市总体规划、控制性详细规划时,就按照人均用地不少于0.1平方米的标准,分级分区规划养老设施。老城区和已建成居民小区,要陆续通过购置、置换、租赁等方式,开辟养老服务设施,不得挪作它用。

  白景明指出:“我国基本公务服务正在进入‘扩围提标’阶段,政府大包大揽的模式,越来越不适应社会的实际需求。让更多的社会资本进入养老服务业,不但可以满足人们对养老服务多样化、多层次需求,还将进一步推动我国现代服务业发展,拉动消费、扩大就业,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延伸阅读

  国外政府如何“购买”养老服务

  美国

  老年人一般选择到老人公寓、老人院和老人护理院等机构养老。其中,老人公寓是由政府或社区出资为身体健康、生活自理的退休老人提供的低收费老人住所。而老人院、老人护理院是私人开办的机构,肩负康复训练等医疗职能,政府通过引入市场竞争机制,向私营机构“购买服务”来发展老人服务业,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会向入住私人机构的老人提供费用资助,加上保障基金、商业保险补贴、政府养老金等,真正由个人支付的只占原费用很小一部分。

  英国

  养老机构包括老人日间护理服务中心、养老院、老人福利院、老人护理院等。政府对处于贫困线以下的低收入或无收入家庭成员给予养老补助,并为无人照顾且有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人提供了收费较低的老人公寓,而孤寡、残疾老人可在社区内养老服务机构免费接受专业工作人员的照顾。

  日本

  对于居家养老有困难的老年人,政府通过政策引导,积极建设各种不同类型的老年住宅,如养老院、护理院、福利中心、康复训练所等。日本国家和地方政府通过委托和招标的形式,将80%左右福利设施交由民间社会福利法人具体经营和管理,土地由当地免费提供,国家直接经营的福利设施仅占20%左右。政府负责制定标准和规则,给低收入老年人一定的养老补助金,让老年人自己选择养老服务,促进了养老服务的社会化。

XML地图 中国养老信息服务网|养老院|居家养老|旅居养老|智慧养老|养老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