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违法成本低与企业创业培训(懂懂日志)




我不帅,略丑。所以,帅哥有的待遇,我都没有,例如一见钟情、暗送秋波……甚至没有女人愿意主动跟我说话。我丑,我心里有数,那么咱也自卑,从来不主动靠近美女,生怕被嘲笑,何必自找无趣。X务局有个少妇,离异,年龄比我小,米姐带来的,希望我开导开导她,开导啥?她前夫是个混混,离婚了。离婚后,她又被一个混混喜欢上了,那个混混又穷又胖,关键是已婚状态,她莫名其妙地当了小三,而且还要倒贴。她喜欢混混?我觉得,她太弱了,有点像林黛玉,这种性格吸引混混,另外她缺少安全感,需要强壮的男人来呵护。一起吃饭,也没说几句话,关键是她不信任我,谈开导就没意义了,她愿意做三就由她去吧,米姐可能觉得身份落差太大,她是金饭碗,对方是个混混,也太不匹配了吧?她们回去了。回去的路上,米姐给我发了条信息:对于没看过你文章的人而言,你没有丝毫的魅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好吧,又受打击了。另外,我觉得开导也没意义,她应该什么都明白,只是不能自拔,她多次对着米姐发誓:我跟他已经断绝来往了。但是,私下里依然来往。理不顺,剪不断。一见她,我倒是觉得挺喜欢的,非常有礼貌,五官也蛮端正的,只是缺少了一些江湖经验,容易被骗,我想把我教练介绍给她,委托米姐给问问。米姐给问了,答:教练没有房子,可能不合适。本地有个做淘宝的,扬州人,卖布鞋的,一天发300多双,申通老板介绍给我认识的,这家伙77年的,离异,有个女儿,前妻带着,收入不错,还有辆MACAN,撮合撮合应该不错吧?我又委托米姐给撮合撮合。拒绝了,理由是没有正式工作。我一直在想,这是真正的理由还是借口呢?我在球友群里做了这个民意调查,公务员女生会嫁给一个做淘宝的吗?球友多是公务员。答案竟然出奇的一致:不会,因为对方没有正式工作。群上有个大姐说:我最近恰好遇到了一件类似的事,给税务局的侄女介绍了一个对象,男的在中国银行上班,合同制的,小伙不错,家境不错,父母都是公务员,但是侄女拒绝了,理由是男的没有正式工作。可能咱不上班的缘故,听这些,感觉好奇葩呀?按照这个说法,我们都是找不到对象的……不过,反过来一想,也有道理,倘若我现在还没结婚,想在本地找个公务员媳妇,可能比登天还难,虽然有房子,有车子。因为,我没有正式工作。半月前,我去新球馆打球,认识了一个大姐,这个大姐给人的印象特别好,每次换球的时候,她都抢着去拿自己的球,一般女人打球是不需要带球的,这个细节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她打不了全场,我陪她打的半场,后来我们俩又组队跟别人打了几局混双。中场休息,她问了我一些问题,例如在哪上班,多大了,结婚没,父母是干什么的,我认真的一一回答。大姐加了我微信。我特荣幸,第一次有女球友主动加我。大姐也是80后,81年的,俩娃的妈,职业是律师,只是她看起来比同龄人成熟一些,肚子略大。临别时,我送了一筒球给她。过了两三天,她问我有空不?她在我家附近,一起吃牛排?我说,好,我请您。她说,不用,不用,我有卡。我急忙洗澡、刮胡子,还用发胶定型了一下,反复照了几次镜子,确保没有胡子漏刮……穿的衬衣,扎了腰带。在我的记忆里,应该有一两年没用过腰带了,平时我都穿运动裤,方便脱。约的12点。我11点半就到了,先去前台把会员卡升级为充值卡,顺便充了600块钱,我们俩应该吃不了这么多。在一楼等她。12点多一点点,我给她打了个电话:姐,在哪?她说,二楼。我急忙跑到二楼一看,在大包间里,里面接近20个人,多是中年妇女,姐出来迎接我:在开会,一会就好了。我问,是我们这群人一起吃饭吗?她说,不是。我说,您先忙吧,我别打扰您工作。她说,没事,没事,一会就好了。我问,那我在楼下等您?她说,今天你不用管了,一会我安排,我再介绍几个重要的朋友给你,我们一起吃好吧?我说,我对交朋友没兴趣。她说,朋友多了路好走。我说,我不需要朋友。她说,哪有不需要朋友的人,今天实在不好意思,赶到一起了。我说,要不,我先回去吧。她说,别。我在楼下等到了12点40,吃免费的自助我都快吃饱了,大姐忙完了,喊我上二楼的包间,多数人都走了,还剩9个。仿佛刚才的讨论很激烈,她们还是滔滔不绝。大姐介绍了我,他叫董俊峰,是开书店的,就在步行街上……我好久没听到有人喊我“董俊峰”了,好陌生呀,仿佛在介绍别人,我一直以为我叫懂懂呢。我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直销,电子商务,还要绑定信用卡,说是在英国上市的项目。坐我旁边的一个姐,年龄50来岁,说话特别冷,仿佛在审问犯人,问了我一些问题,我敷衍了几句。她准备给我讲奖励机制之类的,被大姐把话岔开了,大姐可能觉得时机不成熟,大家每个人一份牛排,AA制,现场凑钱,大姐帮我付的。吃完饭,我就走了。大姐给我发信息,问我有空吗?单独聊聊,中午慢待了。我给她回了条信息:我对直销没有太大兴趣,让姐失望了。她回了一句:对不起,你误解了。好吧,我又出来了,谁让她是第一个主动对我热情的女球友呢!她又试图介绍产品。我说,你在我心目中形象非常好,这也是我出来见您的原因,而且我特别开心,倘若出来一次就讲一次,会让我误以为您是在利用我,那么在我心目中的分数就会降低,第一次我会支持您,第二次我就会说NO。她说,我是想把好东西分享给您。我说,我清心寡欲,对赚钱没兴趣,所以别试图说服我了。她说,是人就对钱有欲望。我说,我对自己挺满足的。她说,你注册开个户,就算帮大姐一把,可以不?你不会操作不要紧,我帮你,一共500元的手续费,你怕什么?姐帮你垫上。好吧,我把身份证给了她。她听说我没有信用卡,我媳妇有,她要求用我媳妇的身份证注册,我又发信息让媳妇拍了身份证发给我,媳妇问我干什么用?我说办房产证的,媳妇就发给了我。折腾了半天,还要绑定媳妇的手机,还要验证码。我明明知道怎么回事,可是还是莫名其妙地顺从了她,我反过来在想,她是律师,什么事没见过?咋可能不知道这是个击鼓传花的游戏呢?只能说,她是真聪明,装糊涂。本地有个老板,食品加工企业的,有个女职工手被轧到了,住院了,老板赔偿了2万块钱……他越想越委屈,因为这员工是违反的操作规定才受伤的。最终,他把她办了。感觉,值了。大姐拉我做直销的事,我越想越觉得窝囊,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了那个食品厂的老板,不过这个邪恶的想法很快就被我打消了,这么做不合适,瞬间就在球友圈里臭了,何况大姐应该不是那种人。不过,律师嘛,本来就故事多。青岛有个知名法官叫刘青峰,女律师肯定要陪睡,他有个特别的嗜好,被告是女律师,原告是女律师,这样吧,你们俩一起来吧,咱一起飞。一个爽的多一点,一个爽的少一点,爽的少一点的吃醋了,向纪委举报了,当年这个新闻是蛮轰动的。对于一个丑男人而言,突然有女人对自己好,应该提防……肯定没好事。古代怎么判案?就凭县官的直觉来审,判罚也是比较自主的,完全由着县太爷的性子来,这不是法治,是人治。咱现在不是提倡法治嘛,法治就要有《宪法》,法官判罚不能凭直觉,甚至不能凭人性。你胜诉了,不代表你是对的。你败诉了,不代表你是错的。例如,乔丹告乔丹体育,输了,那代表乔丹真的没有被侵权吗?把法官换成一个不懂法的老百姓,肯定判乔丹体育侵权,因为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法律咋这么没有人情味?这就涉及到了另外一个话题,就是违法成本。但凡是稍微大一点的公司,都是官司缠身,包括阿里巴巴、苹果公司,有专门的法务部门去应诉。这些公司有擦边没?都有。但是,他们会计算违法成本,例如国内汽车企业明明知道设计是抄袭的,但是为什么还这么设计?因为老百姓的审美观已经被知名品牌给固化了,你抄袭了他们就觉得你是好车。例如我去无为,后面有辆车挺牛B的,我以为是路虎极光呢,超了我我才发现是陆风。老百姓知道陆风是抄的极光不?都知道。但是,打官司陆风未必会输,反而可能路虎会输。例如,双环有一款车型是抄袭了本田的CRV,把两车一对比就能看出来,结果呢?最近不是出了新闻吗?本田输了官司,要赔双环1600万。为什么明明是错的,法院却这么判呢?因为,法院是不讲道德的,只讲游戏规则,就是在这套游戏规则里,你是对的还是错的。2012年去拉萨,胡律师在谈法律的时候,他提到了“违法成本”这个概念,我是不理解的,作为一个律师,为什么不传递道德和正能量,而是去谈违法成本呢?难道这个世界只剩下冰冷的法律了吗?事实上,在商场上,大家就是在计算违法成本,YOUKU知道盗版是违法不?知道,但是他们会计算违法成本,会带来多少广告费,会被罚多少……一核算,合适,干!《白老虎》的主人公审判时,我跟赵老师去旁听的,在下面就一个感觉,这就是葫芦僧判断葫芦案,还没开庭律师就知道结果了,所以也不会抱太多希望,不期待改判了。真是葫芦僧判断葫芦案吗?肯定不是,他们有自己的规则,咱是从道德层面去给他们定罪的,而他们是从法律层面去定罪的。我还旁听过一个案子,我们本地的,女的退婚,男的要求退彩礼,女的不同意,男的就带了几个哥们去了女的家,要么给现金,要么写个条,否则谁也别想走出这个门。女的给写了条,报警了。敲诈勒索。男的几个哥们都被抓了。冤枉不?冤枉,按理说应该都释放了,但是不会,他们都要坐牢……有个商场破产了,胡律师被商场聘为律师,前后600多场官司,胡律师给搞得滴水不漏,有个农民是供农副产品的,起诉的钱都是借来的,胡律师说内心深处是希望输给对方,但是咬着牙赢了,欠了对方20来万,抵给了对方一辆价值2万元的捷达,要就要,不要下次连捷达都没有。所以,他内心存在高度分裂:就是在职业与道德之间挣扎。后来,导师开导了他:一个人可以有两颗心。一颗是职业的心。一颗是平常人的心。两者可以不交叉,做人与做事是可以分开的。有朋友要离婚,起因很简单,她晚上出去打了一个通宵的麻将,老公就提出离婚,她属于个富太太吧,以前特有优越感,一提出离婚,她蔫了。她争取孩子的抚养权,顺便想要两套房子。她是被起诉离婚的。她找律师咨询,律师要按照离婚财产比例收费的。她问我借3万块钱,律师费。我建议她:跟老公协商一下吧,好和好散,当年是热恋,如今是分手,老公内心也是柔弱的,别硬碰硬,毕竟还有孩子,你想要什么,你想清楚了,老公觉得你可怜会同意的,至少我会。她不。我找胡律师咨询一下。胡律师说,不用起诉,找个和事佬坐下来给分分财产就行了,没必要非找法官。她请法官吃饭。老公请法官吃饭。最终判决基本上就是最初俩人协商的,没有大的出入,分了两套房子,没有分到任何现金,因为老公出示了大量的私人债务,不让她承担已经是给她面子了。我之所以不想让她找律师,其实我是想省掉我的3万元,借给她肯定就是肉包子打狗了,她有心还我,但是肯定还不上了,毕竟做惯了富太太花钱大手大脚。去年联系过一次,她在民办医院当护士,说要按揭还我钱,我说不用了,你养孩子不容易……我之所以借给她,是因为当年我找她借钱,她借给过我。我个人感觉,她打麻将通宵只是导火索,应该是她借了30万给情人买车才是根本原因,让老公知道了,那小子买了辆卡宴,问她算是借了30万,跟要差不多。她离婚了,情人也跟她分手了。男人的钱终究是男人的,哪怕让你保管着,依然是男人的,你可以花,但是没有支配权,别说给情人了,你就是给父母买套房子,老公的脸可能也绿了。女人的悲剧,很大程度是没有准确定位好自己,自己的魅力很大程度其实取决于你是谁的老婆,一旦你失去了这个光环,可能就成事故了。她也是整天想着创业……创业,哪这么容易?不管干什么,耐心是非常重要的,耐心能区分一个人是聪明还是智慧,能理解“欲速则不达”的叫智慧。例如很多人在日记下面评论,头像是广告,名字是广告,总觉得这样可以给自己带来很多机会。其实除了带来反感,没啥作用。当然,不排除有人会自投罗网,例如有天有个读者找我,说他在我日记下面的“点赞”栏里发现一个卖苹果手机的,他给了2600元,买苹果6,结果被拉黑了,找我。我说,那些都是软件点的,骗人的,但是肯定有人上当。我问,你为什么不通过京东呢?他说,还是贪便宜嘛。我问,你咋没怀疑过是假的?他说,自己太自信了。我说,就当买个经验吧。能找回来吗?白搭,QQ号都是一次性的,支付宝和银行卡都是在网上买的,你根本找不到他,也不会有人会为了你的2600元不远千里去破案。前几天,群上有个大姐找我,说了这么一句:我在群上买了很多东西。潜台词是:你看,我对你的朋友们支持大吧?其实呢,与我没有一分钱的关系,我没有朋友,我唯一的朋友就是我自己,你不要爱心泛滥,又是支持这个,又是支持那个,只要是支持就是非理性的,最终一定会变成失望,你觉得是在支持我,最终都会埋怨我。与我有什么关系?前年,我们一个女队友借给了跟着我的一个读者5万块钱,借的理由就是看懂懂面子,这个事我并不知道。事后才知道。当然,钱最终还了,也是费了老劲,扯了N次皮,黑的白的办法都试了。跟着我的人多了,难道都与我有关?我这边是驿站,又不设门槛,谁都可以来,与我没有关系,你是无形把我给消费了,你觉得是支持了我,其实我都不知道咋回事。所以,我反复声明,我没有朋友。什么人才是有智慧的?心子,就是有智慧的,你看她每天坚持评论,很用心,而且给人的感觉她是无害的,不发广告,不做生意,就是单纯地读书,但是五年的时间她可以积累1万的铁杆粉丝,是她自己的,那么她再卖书,再开店,干什么都是瞬间就能发展起来,因为她有沉淀了。这是高手,懂得放长线。有个男生,做蛋糕的,青岛的,跟心子取经,心子跟他讲:有人天天在懂懂日记下面回复,顺便提取懂懂的读者数据,现在有七万粉丝了。蛋糕男取得了真经:不做广告,只用心回复。蛋糕男又把这个经验给了一个做叫花鸡的,做叫花鸡的鸡哥昨天在群上说,现在他坚持每天回复,每个月至少多赚2万元,招的培训。蛋糕哥的培训贵吗?7万元。他不是单纯的做蛋糕培训,而是一整套的微商解决方案,教你如何做蛋糕,如何卖蛋糕,如何赚到钱,还罗列了数据,一天能卖300份,一份利润60元。手把手教学,一共学习15天。他关注了七八个“懂懂”,挨着回复,吸引粉丝到自己的微信上,但是别人一听价格就觉得太扯蛋了,7万元学蛋糕?心子给了他一个新的建议:你没看到懂懂写日记有个习惯吗?谁在身边写谁,你应该主动出现。蛋糕哥又把这个建议给了鸡哥,他们俩经常一起过来。于是,我偶尔会写写他们俩。上次,我们几个一起喝酒,喝的有点多,我问蛋糕哥:你每天写那么长的回复,有多少粉丝了?他说,两千个。我问,有女粉丝不?他说,有。我问,有千里送炮的吗?他说,有。我问,炸了没?他说,炸过几个。我说,你是做培训的,必须要想明白一点,你是要钱还是要人,两者不可兼得。鸡哥也在旁边补充:的确,若是睡了,就不好意思要培训费了,我遇到过几次,后来觉得没意思,现在女学员来找我聊天,哪怕通宵,我也只谈人生……这个领域我是蛮熟悉的,一旦存在势差,就存在故事,例如我去学钢琴,我每天给老师发一个99元的红包,风雨无阻,老师对我就格外的好,她跟我同龄,没结婚,我就给她树立一个标准,好男人就是这样的,只知道付出,从来不求回报,而且需要我的时候,立刻出现,搬冰箱?何需搬运工?我喊人去帮着搬上去,我比老公还好使。为什么?我崇拜她。我就按照交往女朋友的标准去滋养她,我也不谈情,也不说爱,只学习,老师给我布置的作业我都超额完成,你让我练1小时,我非练2小时。我就一个标准:我是你最得意的徒弟。后来的后来,我一天不出现,她都丢了魂似的,我想睡了她不?肯定想,偶像嘛。但是,不能,一旦睡了,她就不用心教了,而且我大腿有伤,自卑,若是我跟读书时那么完美,我早把她拿下了。她最担心的是我背叛师门。我反复地跟她讲:任何人都可能离开你,我不会,哪怕我以后成了郎朗,你也是我唯一的钢琴老师,没有第二人。她很满足,打着饱嗝。我买钢琴都不用花钱,有读者是卖钢琴的,要白送我一架,只需要我帮着写到日记里就行,一个很偏的品牌,我没要。我找老师买的二手钢琴,她肯定有利润在里面,我装傻,啥都不知道。通过我自身拜师的经历,我就理解了社会上的很多现象,不管干什么,拜师都是捷径,但是前提要只拜一个师傅,百分之百相信,哪怕她教的是错误的,我也相信她是对的,其他人再牛B,对不起,我不认可你。谁敢挑衅她?那对不起,我要灭了你。当时,我只是学员,后来我提出拜师,就是一对一的学习,我说你开条件吧,我的意思是你开价格吧,钱肯定是省不了的。她说,两个条件。第一,拜师仪式很重要,要有见证人。第二,要坚持五年以上的学习。我说,我不擅长发誓,但是只要我说到的事,肯定能做到,因为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持久,有耐心。扯远了,继续回到蛋糕哥。蛋糕哥被我提到两次以后,陆续招到了30来个学生,我在文章里提到他,他就会在回复里回应,N多人加了他。他买了辆Q7。我跟他讲:不要做创业培训。他问,为什么?我说,因为无论什么项目,你都改变不了一个人的收入,一个人的收入只取决于他是谁,与他做什么项目无关,别人拿了7万元是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这些人可能以富婆为主。他说,是的。我说,富婆还好一些,哪怕7万元学了个手艺,她们也觉得无所谓,倘若是穷人花了7万元试图一年赚30万呢?那就坏了。他说,有,但是极少,我都是手把手教的。我说,富婆,你可以有故事,反而因为心疼你而把钱扔给了你,有些人你是不能碰的,他们之所以投怀送抱,是希望你教得更认真,一旦梦想破灭,他们会撕了你的,所以做培训的有个规矩:不赚穷人的钱。他说,我明白。上次,泰国队友聚会,鸡哥过来,我问蛋糕哥咋没来?鸡哥说出事了。我问什么事?他说,蛋糕哥招了一个女学员,陕西那边的小学老师,7万块钱是借的,学会了以后没赚到钱,就想要回来,蛋糕哥肯定不给退,俩人吵了,拉黑了。我问,后来呢?他说,过了三四个月,那女的来了,给蛋糕哥打电话,说是以前没有认真推广,现在认真推广了,赚到钱了,想当面感谢感谢,蛋糕哥就当真了,出来了,直接被绑了,然后他们把蛋糕哥拉到了海边,装进了麻袋,准备扔进大海,两个选择,要么退钱,要么扔海里,蛋糕哥给退了钱。我问,退了多少?他说,10万。我问,对方要求的?他说,不是,自己主动提出的。我说,肯定把那女的睡了。他说,是,承诺以后结婚,结果回去就不搭理人家了,这也是原因之一,其实主要原因就是那女的的确没赚到钱。我说,是好事,至少长记性了。怪不得蛋糕哥不评论了呢,原来是躲躲风头去了,时间有个好处,就是可以沉淀一切爱恨情仇,用不了多久,大家都忘记了这茬。昨天一起吃饭,笑笑说5年后推出羽毛球品牌,计划回复五年,积累1万精准粉丝……我说,慢就是快,越急于出头,越是S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