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行与分享型经济的春天




昨天上午,刘润在微信上问我,怎么看果壳网旗下的「在行」?昨天下午,果壳网创始人姬十三跟我在微信上互加了好友。我可以直接了当地回答刘润的问题,但不能直接了当地把那个回答写到这篇文章里,毕竟,我跟姬十三已经是「好友」了嘛。所以,我的回答是:我谨慎地不看好在行这种模式。在行是一种个人知识、经验的有偿分享模式,或者说是行家剩余时间的分享经济。我对在行的看法,实际上跟我对分享经济的看法有关。Uber、滴滴、Airbnb、达达配送、河狸家、在行等都是连接服务供需的平台,就像淘宝作为平台,自己不卖一件货一样,Uber、滴滴自己没有一辆车,Airbnb自己没有一间房,达达自己没有一名配送员,河狸家自己没有一名美甲师,在行自己没有一名行家。资源提供方与资源需求方通过互联网平台,实现了供需间的匹配和对接。理论上,这些分享经济的平台可以极大地盘活社会闲置资源,用腾讯研究院院长郭凯天的话说,激活经济剩余,是社会财富增长的新途径。所谓经济剩余,在个人层面就是闲钱、闲物、闲工夫。听上去很美好对不对?但我认为有两方面的因素综合作用,将导致分享经济很快就抵达它的边界。其一是受益于分享经济,越来越多的人会更愿意购买资源的使用权,而不是购买资源的所有权,这将导致不再有可供分享的物质资源;其二是人的趋利性导致职业化服务提供将逐渐挤出业余化服务提供,谋生者挤出分享者,在此过程中不断降低成本以最大化收益。正如我在《个人还需要买车吗?》这篇文章中所说,交通出行的分享经济让个人买车的必要性大幅降低。如果大多数人都受益于分享经济,不再购买汽车,那么滴滴、Uber上大量的带车加入的分享车主们又从何而来呢?滴滴创始人程维在《分享经济:供给侧改革的新经济方案》的推荐序中说:滴滴关于出行的梦想,就是「用分享经济的模式,让这个城市不再增加一辆私家车」。你看,程维也认为分享经济将让个人买车变得不必要。也就是说,作为生活资料的私家车,将渐渐退出人们的生活。但同时,一定会有那样一批人,他们仍会买车,但不是作为生活资料,而是作为生产资料,是用来赚钱谋生的工具。现在通过Uber或滴滴专车,你已绝少遇到业余载客的私企老板或上市公司高管,这个行业的绝大部分职位已被职业司机占据,开车不是业余的兴趣,而是谋生的手段。曾经被视为专车优于传统出租车的明确证据,诸如司机文雅谦和的态度,干净整洁的车身和座椅,无拒载、无甩客等恶劣现象,现在还是这样吗?你现在打个专车,司机还会给你开关车门,备好瓶装水和手机充电器吗?一旦分享平台变成新的谋生平台,成本收益就必然成为从业者的首要考虑因素。在这种经济力量的作用下,服务品质将趋于平均化,对于曾经享受过同一平台高水平服务的消费者来说,服务品质似乎劣质化了。据说现在已有不少人在不同的城市买下一些房子,按Airbnb用户的喜好改造成家庭旅馆的样子,发布到Airbnb上,成为专职经营者。那么这些人跟经营传统连锁酒店的公司的区别在哪儿?回到在行模式。在行上用来分享的其实是行家的个人时间,所以这个模式不涉及车、房之类的物质资源,我前面所说的令分享经济很快抵达边界的第一个因素不存在,但第二个因素,职业挤出业余,谋生挤出分享,是存在的。《认知盈余》一书的作者克莱·基舍认为,全世界受教育人口每年有累计超过一万亿小时的自由时间,基舍称之为认知盈余。如此巨量的认知盈余,如果有一种方式利用起来,理论上可以产生超乎想象的巨大价值。按在行自己的说法,在行平台已拥有「超过8000名各领域行家里手,创投专家、职场大咖、心理咨询师、摄影师、企业领袖、知名学者、人气明星……」别人之所以愿意花钱买这些人的线下咨询时间,实际是为他们盈余的认知出价。但矛盾之处在于,认知盈余的行家往往时间并不盈余,而可以批量提供时间盈余的所谓行家,多半可能会是认知并不盈余的混子。我的朋友冯大辉在在行上给自己开了个该平台从未有过的高价:每次1.6万元。这么做是因为他并非时间盈余人士,他希望用高价挡住那些莫名其妙的时间占用。但1.6万元就够高了吗?巴菲特的慈善午餐每次都能拍出几百万美元的天价。1.6万元不足以吓走所有人,冯大辉仍然被约了三次,第三次约会甚至变成了粉丝见面会,这让他相当不爽。在行这样的行家平台,跟河狸家这样的手艺人平台有什么不同?最根本的不同,行家在平台上出卖自己的业余时间,手艺人在平台上出卖的则是自己的全职工作时间。所以,河狸家并不属于分享经济,它是个新型的工作平台。那么在行会变成工作平台吗?这个问题应该问姬十三。在行上如果真的有行家通过频繁密集地出卖时间赚到了钱,我估计它就变成了另外一种东西,既不是分享经济,也不是工作平台,我也不知道该叫它什么,我只知道它一定会被心理按摩师、情感专家、创业导师、职业规划师、养生大师之类的万能行家占领。这种几百块钱一碗的鸡汤,也许真会让在行变成一个很赚钱的平台,我不知道这是否恰好是姬十三想要的。当不同行业不同领域的分享经济,纷纷抵达各自的边界,也许不再有「分享」这种东西,所有被分享的,都是专门用于分享的。我不是说这样就一定不好,也许这是分享经济的一种升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