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政:谈谈冯大辉与丁香园




之前有不少人都留言问我,怎么看冯大辉和丁香园的事情。因为跟大辉私交不错,我知道一些内幕信息,但是秉承着一个良好的期待,我期望这个事情有个这样的结局,丁香园是个有责任心的医疗企业,冯大辉为这家企业贡献了他的六年黄金生涯,然后决定出去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双方和平体面的分手,互相祝福,然后各自发展。在这样的期待下,我认为,在当事人尚有未尽事项仍需处理的时候,贸然出来发表意见和观点,不利于解决问题和分歧。这是我一直保持沉默的原因。但是当知乎匿名攻击贴出现,我今天看到有文章说,冯大辉身边的朋友很多都没有明确表态,那么,我觉得,我还是应该说几句。当然,今天我表达的立场和观点,仅与匿名攻击贴有关,与我的期待并不抵触,我仍希望能达成良好期待中的结局。有鉴于此,对其他更多细节和内幕,在当事人尚有未尽事项没有完成处理前,我会依然保持沉默,也希望所有有关童鞋,能够理解。先说一个明确的事情,当我看到曝光说,冯大辉离职丁香园后,第一时间就去询问他的下一步动向,当时,我正在规划回国的一些行程,临时把第一站改为杭州,就在上个月底,我跟冯大辉在杭州涌金门的海底捞吃饭,期间表达了很明确的观点,不管大辉下一步打算做什么,但有需要,尽管吩咐。我在之前的某篇文章里,其实也提到了这一点。其实,一直以来,我跟大辉对于某些人和事件的观点和判断并非完全一致,就在之前,也曾因为某个热点事件有过比较激烈的争执,但我觉得,君子和而不同,观点和判断的不同确实存在,但我相信他的人品,信用,价值观,这是非常重要的。(插个惭愧的事情,在对知乎的一次处理争议的事件上,最终事实证明冯大辉是对的,我是错的,这个事情在微博上我已经公开承认并接受公众打脸。)所以,即便在跟他激烈争执的时候,我依然愿意在公众号上为丁香园背书,做广告,是因为我认为他认可的事业,是可信任的,他主持的项目,是有节操的。我的公众号也许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号,但我还是比较洁身自好的,邮件里大把的合作联系我都没有回复,很多送钱的广告我都不敢接,但替丁香园推广的事情我做了n多次,而且,讲实话,没有收过一分钱,这里的原因只有一点,对大辉的信任。在对大辉的攻击帖和很多网上讨论里,很多内容,我会觉得感同身受,怎么说呢,把大辉改成我,很多攻击点似乎也能套用。所以今天,替大辉辩解,也可以说是替我自己辩解。1、大辉只是请一些朋友去公司讲课,似乎暗示这些人借着大辉的朋友关系占了便宜。嗯,我就是其中之一,我很早之前就应大辉的要求给丁香园做过一次培训,因为时间和年代久远,我不记得有没有酬劳,或者有多少酬劳,确实记不住了,但有一点肯定,我应邀过去的时候,是压根没提酬劳要求的。实话说,我讲课也不会贵,遇到朋友帮忙或看到喜欢的项目,一分没有其实也不会在意,但我这个人有点小清高,还真不是谁有钱就可以请我过去的。提到这个,我说说我自己,我在4399的时候,也是经常请朋友去讲课的,研发领域,我请过淘宝的数据库专家余峰,和当时还在网易的超级大牛云风,这两位我们是给了一些礼品作为感谢,但是,以这两位在技术圈的地位和能力来说,我们的感谢礼品简直不值一提。信息安全领域,我也请过几次朋友帮忙分享,请来的人也许名气不是很大,但是不乏安全焦点核心人员这样的,安全圈的朋友知道,安焦核心人员在业内的地位和身价是怎样的。至于分享的内容,在CSDN爆库新闻出来前大约半年的时候,4399的员工就已经知道彩虹库,甚至从中看到了自己的邮件密码。而以上这些,基本上我们都没给人家什么酬劳。营销和产品,我拉壮丁一般把当时做客4399的电商营销专家 柳焕斌,时任百度产品总监的 田晓萌 请来给我们员工做分享,说来惭愧,好像连礼品都没给人准备。其他还有一些很厉害的创业者,用我去对方公司的分享交换来给我们做分享。这话说出来有点自吹嫌疑,我的朋友其实都蛮贵的,而且真没哪个是靠到处搞讲座骗钱的。冯大辉的朋友想必不会比我的朋友便宜。请朋友出来给自己公司讲课,刷脸是欠人情的,好大一笔人情债。只有真的把公司当作自己的事业,才会舍得下这样的本钱。2、大辉一直在不断扩展自己的影响力,并将影响力当作自己的工作成果。就在上个月,我在广州,应邀去一个公司做分享,人家问了我一个特别典型的问题,也是很多创业公司都会问的问题,创业公司,如何吸引技术人才?我的答案总结就一句话,做影响力。很抱歉,又要自吹一下了。在我刚去厦门,加入4399的时候,公司算上我只有3个人,在厦门毫无知名度和影响力,我们当时招聘有多窘呢,不要说挑简历,发一个职位出去,投简历的就没几个,就算没几个简历的情况下,发面试通知不来的,拿了offer不来的,也经常发生。很多技术人员当时会觉得,你一个小游戏网站,纯静态的,需要个毛技术。那这事咋整,我们就搞分享会,先是技术分享会,然后是产品分享会,没有明星讲师,我自己来喽,到后来,大部分厦门的程序员都觉得4399有技术,懂产品,我们简历也收的多了,慕名而来的也多了。当然,我的名气也大了,厦门几乎所有互联网公司的负责人好像都知道我是谁了。很多公司跑去找老板告状,说曹政又挖我们人了,其实我们真没挖人,给的待遇也没啥优势,影响力到了,人自己就投奔来了。到后来,我在微博利用个人影响力,在全国范围为公司招聘我的接班人,先后招到两个,都特别出色,第一个原本很满意,结果待了没多久被王兴挖走了,(因为表现特别优秀,现在是美团的高级副总裁。) 然后招了第二个,也特别优秀,很多4399老员工常私下跟我说,老大,人家管理能力比你强多了。说实话,我脸皮比较厚,我一直觉得这是对我慧眼识才的称赞。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你利用个人影响力,为公司招募的人才比自己优秀,这是一个值得鼓励的事情,还是一个值得嘲讽的事情?那么,我再说点实话,将个人影响力与企业影响力绑定在一起,并不是每个大V的必然选择,冯大辉的个人影响力并非来自于丁香园,当他用个人影响力替企业背书的时候,其实是真的把这个企业当作自己的事业,并且笃信这个企业的价值观和个人一致。 这一点,我个人也是强烈的感同身受。如果这都能成为罪状,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内心的愤懑。3、几则旧事第一个旧事,丁香园在腾讯投资前,是顺为投资的,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我的老同事,老朋友高少星当时是顺为基金的投资副总裁,问我有什么值得推荐的项目没,我就说,丁香园不错,我给你介绍一下冯大辉。然后高少星就屁颠屁颠跑去杭州,跟他们接洽了一番,后来顺利达成投资。按行规,咱先不说carry,至少应该我有推荐佣金或有礼物吧,其实都没有,整件事,我一分钱的好处都没有,但这件事情,我还是很开心的,因为能帮到冯大辉,能为他所坚信的项目融到资,我其实蛮有成就感的。如果不是冯大辉,抱歉,我根本不知道丁香园是个怎样的企业。当然,如果你较真说,没有我介绍,难道丁香园融不到资么?哦,这话我不敢说,确实,人家业务做得好,总会有其他的渠道和机会,但我们拍拍良心说,冯大辉的朋友圈,类似我这样的人会不会有,会有多少。愿意替丁香园背书,愿意为丁香园介绍资源的人,有多少这样的人,这样的事,是因为对冯大辉的信任。第二个旧事,在唯一那次去给丁香园做分享的时候,有幸他们的创始人之一开车送我离开,路上我就问了一个问题,我说你们怎么招到冯大辉的,他说其实一开始,他们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根本就没奢望请到冯大辉这样的人,他们开始只是托朋友请大辉帮忙介绍CTO,结果介绍的几个都没有谈拢,后来冯大辉说,你们看我行不行,对方表示很不敢相信,说我们是小公司,大辉说,其实他并不贵,而且确实很想在医疗健康做一点有价值的事情。 所以,当时,对方给我的说法是,这是他们的荣幸。冯大辉是主动去丁香园工作的,当时丁香园还是一个规模很小的创业公司,并在丁香园做了整整六年,如果今天说,这六年他的工作和表现一直是不称职的,我想说,匿名者攻击的不是大辉,而是他们的CEO和董事长,居然让一个毫无是处的CTO混了六年,还进了董事会。4、关于其他关于冯大辉技术能力的话题,我只说一点,我当年遇到很多技术问题也会去请教大辉,有的时候他会给我一些建议,有的时候他会引荐其他技术大牛给我建议,我也会基于他们的建议来分析我们的问题,并调整我们的架构。当然,不好意思,我也没给他们钱。如果你说丁香园的技术人员遇到问题和困难,得不到大辉直接或间接的指导,我是真有点不能理解,这个技术人员是有多自闭,或者多迟钝。回到最初,我仍期望出现所期待的结局。因此对其他细节,我依然会保持沉默,并静待当事人的处理结果。在没有绝对证据暴露匿名者身份之前,我无意指责哪一方,也不想去盲目的猜测对方的身份和动机。但我的态度很明确,用自己狭隘和肮脏的心去诋毁别人的贡献,是一件极为无耻的事情,如果这样的逻辑可以成立,我们所谓的敬业,所谓的全心投入,所谓的将工作当作自己的事业,都是一种愚蠢和白痴的行为。当你全身心去投入一个事业的时候,所谓头衔,所谓工作范畴,根本不是任何制约,用尽自己的能量,影响力,朋友圈,来为自己所热爱的事业尽可能的做出贡献,是一种事业心的本能,所有创业者都会这样做,也会充分理解这一点,但很遗憾的是,如果你拼尽一切,用创业者的心态,却没有创业者的身份,在某些人眼里,这就成为一种愚蠢。最后一段,为免读者过度解读,删除掉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