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赚钱项目要耐住寂寞




80后聚到一起,总会谈到生二胎。我怎么想的?父母可能也希望我们生,只是从来没表达过这个诉求,相对而言我父母是比较开明的,尊重孩子们的意愿。我两个姐都要了二胎。无形中也给了我压力。从内心深处而言,我不是很想生,我觉得媳妇生个孩子太痛苦了,当初生娃时,她是医院有史以来嚎叫声最大的一个,整个楼都听到了。特痛苦。另外,她年龄也大了,比我还大,我不希望她再受这个罪了。最关键的一点,我觉得中国的父母全是孩奴,为了孩子几乎全部失去了自我,从生孩子那一刻起,我们的角色就变了,成了保姆角色。我儿子开心,则全家人开心。我儿子郁闷,则全家人郁闷。我儿子喜欢点火玩,我爹在大门口给支了一个炉子,专门给他点火玩的,他说点,我爹急忙抱柴禾,他说灭,我爹急忙浇水。我儿子不喜欢吃饭,全家人哄着他吃。全家人的焦点都在孩子身上,我媳妇每天的工作变成了接送孩子上学,她彻底沦落成了保姆角色,把孩子送到学校,然后去公园打球,打完球打扑克,打完扑克聚餐,聚完餐去唱歌,唱完歌接孩子回家,孩子回家要看电视,看完电视要去广场骑行,一直要骑到晚上9点,回家洗澡睡觉,要看书、讲故事,折腾到11点,休息。每天都是如此。周末呢?带着孩子去上各种特长班。从内心深处而言,我希望媳妇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焦点,而不是日复一日地当保姆角色,我若是一这么说,她就会反问我:没有我照顾,你能安心工作吗?她说的有道理。可是,我还是希望她的人生能绽放一些,而不是只是混日子,我总是鼓励她去学琴,或者学跳舞,而不是在公园里打扑克,那些事太没意义。若是孩子以后住校了呢?我是希望她能活出自己,不要把焦点太集中在孩子身上,否则就成了溺爱,例如儿子现在还需要人喂,你不喂他不吃,你敢真不喂?他敢绝食吓唬你,最先妥协的肯定是你。焦点越在他身上,他越放肆。我在迪拜机场转过几次机,每次都间隔6小时,我喜欢坐在走廊里看来来往往的人,这里是世界性的国际中转站,老外怎么带孩子?哪用抱着?刚会跑,就跟在屁股后面,父母聊父母的,孩子跑孩子的,还会经常出现一个情况,六七岁的哥哥推着小弟弟小妹妹……老外是高度自我的,即便生了娃,也不会迷失自己,不会把自己定位为保姆角色。以前我对这些感触不深,自己有了娃才真的懂,中国人真的迷失在了孩子身上,全是溺爱模式,为什么?我们把他看得太重了,把自己看得太轻了。在球馆,我有两个小师妹,跟着教练学球的,教练的学生分两类,一类是大龄男人,40岁以上居多,事业单位,想锻炼身体,要么想通过羽毛球来社交,但是水平不行,想学学,甚至还有退休的老头,例如校长。一类是全职妈妈,她们是为了减肥,为了健身,也是为了有个焦点。普通人没有这么多闲余时间。我和笑笑很闲,每天下午2点多就到球馆了,两个小师妹很闲,每天也这个时间到球馆,不过她们也是间断性的,经常半个月不见人,为什么?打扑克上瘾了。后来,我们组混双,我跟大的一伙,笑笑跟小的一伙,大与小是根据体形来分的,俩人长的都不错,每人开辆女士车,通过外围来判断,俩人家境都不错。她们一般5点前就走了,要接孩子。她们的生活模式我熟悉吗?太熟悉了,这就是我媳妇。她们俩在球场上有魅力吗?太有了,很少有这么年轻的姑娘,也很少有这么漂亮的,更很少出现这么有气质的,特别是小的,当穿着运动服时,特别像韩国的美少女学生,没人相信她们已经结婚,而且孩子七八岁了,本地姑娘结婚早,20岁左右就结婚了。球馆的大姐,总以为是我把这俩师妹勾引来的。每次开玩笑,我都说:帮我介绍个女朋友吧。大姐则会回一句:你还缺女朋友呀,一群群的……大姐以为,那都是我女朋友。咋可能呢?大的、小的,有光环吗?有!但是,我知道这种光环是假象,背后都有一个强有力的老公做支撑,包括她的日常开支、车子,等等。一旦失去了这个支撑,她们就黯然失色了。有段时间,笑笑回家结婚了,混双组合就变了,我跟大的,腚疼跟小的,一来二去,我觉得腚疼对小的有那么点意思,太过于关心,超出了朋友之间的概念。我找腚疼聊了聊。我问,你是不是喜欢小的?他说,有点。我说,你可以喜欢任何人,但是不能喜欢她们俩。他问,为什么?我说,因为她们都是有家庭的人,内心既压抑又平静,一旦你点燃了她们的压抑,会真的爆发的,她会不顾一切地跟你走,表面上追求了爱情,其实你害了她。他问,我怎么害了她?我说,因为,她再也回不到从前了,你能给她车子吗?你能养着她吗?你能给她每个月1万元的零花钱吗?你能吗?他说,我没考虑过这些。我说,你现在看到她的光环,其中3/4是她老公的,只是通过她呈现出来的,那是假象,懂吗?他说,我只是喜欢,没想过结婚之类的。我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要流露出来。我心疼她们的青春,但是想想,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择的,我们算啥?皇帝不急太监急?瞎操心。从内心深处而言,老公对于全职太太的定位,或多或少都有保姆的角色,意思是我花钱供你吃喝玩乐,你把孩子带好就行,我在外面闯荡……全职太太懂不?她们都懂,只是好多年不上班了,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干得了什么,久而久之,慢慢地接受了颓废的自己。笑笑跟我讲:腚疼又迷茫了,自己在家喝闷酒。为什么迷茫?因为做了几天签名书,刚有点希望,又被泼了冷水,不知道自己的出路在哪里,做了这么多项目,越做越觉得自己白搭,咋什么都干不了?我一听,心想,什么叫干不了?你什么都没干过好吧?!腚疼想来想去:我能否去做知了猴?我觉得这个事最简单,从周口收了,连夜拉回来就行,这个事我能干得了。我说,这个事的难度系数最高。他问,有什么难的?我说,你自己空车跑周口一个来回试试?我坚信你还没跑到周口就放弃了。他说,不会的。我说,公涛为了做知了猴,跑了多少地方,做了多少市场调查,这些你能做到吗?他说,我不能,但是我可以跟着他做。我说,他不会带一个累赘的。他问,我就想知道,我为什么做不了?我说,直觉,我还是建议你回去上班吧,别折腾了,因为你的确不适合创业,说白了,你太懒了,每天见了面我都会问你同一个问题:今天干了啥,有啥进展?你每次都是怎么回答的我?他说,我慢慢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是有些讨厌自己,我为什么这么懒呢?我说,因为你上班上习惯了,创业者都是疯狂的。他说,我不甘心,不服气。我说,后面应该还有一句:我不想动。他说,跟着你们这些日子,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越发清晰地认识到了自己,只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我咋是这样的人?我说,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都有指点江山的意气风发。他问,我跟着余欢去做佛珠可以不?我说,他不会带你的。他问,为什么?我说,每个没见过你的人,都觉得我对你太刻薄,但是每个见过你的人,都觉得你太麻木而颓废了,余欢多聪明,他能不明白吗?他问,我为什么对什么都没兴趣?我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我问,你有喜欢的人吗?他说,暂时没有。刚讨论完不久,小的带了一个女生到球馆,腚疼、笑笑都给我发信息:董哥快来,来了一个女神……美吗?真美,我们三个都得出同一个结论:见过最美的女生。跟电影明星似的,而且是素妆。腚疼找我:董哥,我喜欢她。我问,真的喜欢吗?他说,真的喜欢。我问,你愿意娶她吗?他说,我愿意。我说,那就把她娶回家。他说,只是我在想,我这个阶段是不是不适合谈恋爱?我说,我送你一句话,不管什么时候都适用,不能在一起,只是因为爱的不够深。他说,我记住了。我说,真喜欢就表达,无非就是被拒绝,无所谓,你爱你的,她拒绝她的,只要你把她当事业去对待,肯定拿下。他问,我该怎么表达呢?我说,有两点非常重要。第一、你不能在大的和小的面前轻浮,我们可以轻浮,你不能,因为你的形象适合装纯。第二、绝对不能急。他问,我为什么不能轻浮?我说,我们轻浮是假象,她们很了解我们,知道我们本质不是那样,但是你平时给人的感觉很好,一旦轻浮会让她们以为你真的轻浮,你是不适合开黄色玩笑的,懂不?他说,知道了。我说,欲速则不达,要仔细分析怎么才能拿下她,我认为成功的关键是让她学球,正好让她跟你组混双,那么就成功了50%,因为混双是需要默契的。他说,懂了。我说,成了混双搭档以后,我们可以有机会经常一起聚餐,甚至我们可以去山上聚餐,你们单独交流的机会越来越多,等机会再成熟一些的时候,我们去旅行,例如去爬黄山,会在外面住一晚上,因为大的小的也去,所以她不会拒绝,久而久之,你们俩就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你再表白就可以了。他问,要多久?我说,最快要三个月吧。他说,太慢了。我说,你过早地表白只有一个结果,吓跑了,因为你过早地表白她会权衡你的身份,例如你有没有工作?有没有房子?有没有车子?有没有存款?你什么都没有,她会直接拒绝你。他问,以后表白她不会考虑吗?我说,会考虑,但是她已经喜欢上你这个人了,会忽略这些砝码。他问,那第一步干什么?我说,先让小的喊她来打球,你做一对一陪练,你是她的教练时,是最容易获取她的信任和崇拜的,我们跟你们打混双比赛时,我和笑笑都会给你起半场高球,让你杀,显得你特爷们。无论做什么,都要耐得住性子。腚疼太急了,下午就跟大的和小的表白了这个事,被小的一口给回绝了:你不合适。为什么不合适?直觉。小的应该也是权衡了腚疼的各方面。我问小的:是不是因为房子、车子、工作的事?小的说,她不是在乎这些的人,因为她是独生女,家境也不错,但是他们俩就是不合适,我一看就知道。我现在是个已婚妇女,若是问我,我肯定首先考虑的就是物质条件,对于婚姻幸福而言,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哪个女人愿意租房子住?晚上,一起吃饭。我问腚疼,放弃了?他说,其实我也不是十分喜欢。我说,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真喜欢就去追,没啥,都未婚,你情我愿的事。他太容易被挫败了。余欢又来了,还是关于环驾中国的事,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是能成事的人,为了讨论一些事,他半个月跑两趟,从南京自驾过来……恰好,这边有个读者赞助了他5万元的广告费,一起见个面。这个事肯定是能赢利的,光靠广告费就赚回来了,至于说产生多大的轰动,我觉得可能有点难度,因为他对自驾、游记的理解还是比较浅的,我跟他讲,整个过程是拍电影,一切是以最终呈现为目的,而不是为了旅行而旅行。就是说,你在路上的任务只有一个:为观众寻找素材。就是他们会对什么感兴趣?那么我就呈现什么。以作品为导向。但是,能理解透这一点,非常难,多数人都反过来了,以旅行为导向,你可能过程很精彩,但是最终没有呈现出来。我给余欢的建议是,毕竟是年轻,第一次做,赚不赚钱无所谓,至少你已经赚到了一辆宝马,赚到了足够的广告费,你要把焦点放到赚经历上。经历是最宝贵的财富。你至少比我们强,你没有家庭的羁绊,我坚信一点,假如我去环驾,广告费招募就能超过200万的利润,可是我走不出去,为什么走不出去?媳妇拴我腿?不是,是我自己拴住了。你做了我们想做而没做的事,你就是我们的偶像,你是我们的眼,你带着我们一起去旅行,去经历,去感受酸甜苦辣。旅行时,你是直播模式。旅行后,你是电影模式。出书,出游记。其实,他是走了网红路线,大家不都喜欢旅行吗?你们不是忙着工作吗?我去帮你们旅行,你们看。于是,就成网红。有些东西,说说是很容易的,真做是非常难的,腚疼也想过这个事,我承诺帮他招募广告,但是他也不敢,越是老实的人,内心活动越丰富,他会不断地预演,不断地自我否定。为什么老实男人喜欢找小姐?也是这个原因,他不擅长表达不代表他没有诉求。每当喝酒时,笑笑总是调侃腚疼:腚疼喝了酒就喜欢去大保健……没啥,理解。腚疼虽然年近30岁,但是依然是学生模式,有时把问题想的太简单,有时又把问题想的太复杂,我觉得很简单的事,他认为很复杂,他认为很简单的事,我认为很复杂,最近他为什么很受打击?因为,他多次遇见了未知的自己。上次我们一起吃饭的那个哥们,他说看到文章中的腚疼就仿佛看到了自己,腚疼表示很不理解:咱俩可不是一个档次的。腚疼没说出来,是心里想的。因为,对方太弱了,弱不禁风的感觉。但是,他们俩越聊越觉得彼此像自己,思考问题的角度高度一致,我们四个人一起吃饭,经常出现一个情况,我和笑笑持一个态度,他们俩持一个态度。因为这个事,腚疼回去喝了几瓶酒,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自己竟然跟那个人这么像,那个人是那么的LOW。类似的情景,昨天又发生了。我眼睛反复以后,我没去球馆,但是我又闲的无聊,去溜达一圈吧,我刚进门,球馆的人都在看我,说有我的粉丝……我不希望别人对我了解太多,特别是我们一个小县城,对于“粉丝”二字是非常敏感的。是一个慕名而来的青年。我心想,这不就是腚疼吗?腚疼跟我们怎么认识的?就是挨着球馆找我们,找到了,然后就留下了,不走了,想创业。腚疼不承认这是另外一个自己。可是,越想越觉得,这就是另外一个自己,跟自己的当时如出一辙。满怀希望而来,很容易失望而归,为什么?因为,除了你自己,谁都改变不了你。越是老实的男人,内心活动越丰富,越固执,因为他的思维模式高度固化,反而很难被改变。这些日子,来的人越来越多,是不是节假日的缘故?一起吃饭,动辄七八个,八九个。SUSU来了,她在做采访录,采访了余欢和公涛,不知道有没有计划采访我。我问,你喜欢公涛吗?她说,喜欢。我说,女孩子很少有拒绝他的,他身上有那种事业男人的魅力,痴迷。她说,感受到了。我问,表达了没?她说,还没。我说,爱是你自己的事,与对方无关,可以表达,可以不表达,但是他都可以感受得到,爱对方不一定要结婚,爱了就大声喊出来,不后悔,都是单身青年,不过实事求是地讲,你的竞争压力太大,喜欢他的女人少说三四十个。她说,我不介意。我问,就因为公涛在郑州多看了你一眼?她说,差不多吧。我说,真好。公涛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创业者,一方面他在山东各地市做哈根达斯生意,一方面他还有着铁饭碗,一方面又在研究各个新鲜领域,非常用心。赵老师要去淄博参加金城集团50年庆典,原计划是我去送,我眼睛受伤后,开车时总是有黑影出现,我想让笑笑或腚疼去送。就在此时,公涛主动提出:我去送吧。公涛问我,有什么注意事项?我说,有两点。第一点,提前跟赵老师见个面,吃个饭,熟悉一下。第二点,把线路研究到极致,中途不能出现走错路的情况,不能出现急刹车,车上要准备好水,开车必须系安全带,不超速,严格遵守交通规则。第二天,公涛约见了赵老师,一起吃了饭,赵老师还送了两本签名书给公涛。到了金城集团以后,赵老师特意安排公涛去跟金城集团的赵总一起吃饭,希望能学点东西。SUSU喜欢他是必然的。因为,这种男人太会办事了,我都很佩服他。SUSU在做采访录。我跟她讲:做采访录,不要问技巧,不要问方法,干就行了,杨澜是做了5年才悟出一些东西来,5年要做250期,杨澜已经做了十多年了,经验是自己摸索出来的,你必须要能看到10年后,你才能把这个事做起来。她问,是采访什么样的人?我说,什么都可以,可以从一个小圈子慢慢做起,只要你掌握一点原则就可以了,下周的嘉宾比本周的嘉宾高端一些,那么会越做越好。她问,我不知道该去哪里发布?我说,这些都是次要的。她问,你觉得我能做起来吗?我说,这个问题要问你自己,我不知道,但是在不赢利的前提下,很少有人能坚持,我觉得你有两个阶段是最难熬的,第一个阶段是没人关注你,没有利润点,你高度焦虑的状态。第二个阶段是有人愿意被你采访,还愿意给你钱,但是是软文模式,这两个阶段都会使你迷茫,前者是饿死了,后者是撑死了,做采访录的多是死在了第二阶段,就是发广告发死了。她问,做采访录,对我有什么要求?我说,你要有钱,有高度,否则你问的问题太肤浅。她问,我坚持下来与我放弃的概率,有多大?我说,坚持下来的概率为30%。她问,为什么?我说,你缺少好奇心。她问,你知道在行或分答不?我说,知道。她问,你觉得这两个模式能火不?我说,最近分答很火,但是是昙花一现,因为有明星捧场的前提下,什么都会很火,但是明星捧场不是商业模式的常态,在行或分答都需要真名人,而这两者恰恰都缺少了真名人,若是有人能拿到史玉柱、马云、马化腾三个人的约见权,做个网站,其交易额远大于在行。她说,我明白了,就是要真名人。我说,做采访录也是如此,必须是真名人,但是你起点低,所以必须循序渐进地上去,最初可能只是采访我这个级别的,慢慢地去采访了马云,可能你与马云之间有10年的时间,你终究可以坐在他的面前的。她问,我可以拍卖名人的时间吗?我说,这是未来的趋势,你暂时做不了,有些时候,不要急于赢利,虽然赢利很重要,要耐得住寂寞。劲松又找我,他想做定投直播,直播十年。我问,你认同了我的观点?他说,越研究越发觉高明。我说,十年的时间里,你什么都不用说,也不要互动,只是坚持每周晒一次数据,无论大盘如何波动,你都是毫发未损的,你的粉丝越来越多。他问,我不能跟别人互动?我说,泰国的人妖美,但是就怕开口,一开口就让人没了性趣。他问,要不要做培训之类的?我说,什么都不做,你只是阿甘,默默地晒着图,你会发现,粉丝越来越聚集,特别是当大盘高度波动时,你更会是焦点,例如暴跌来了,你依然活着。他问,要不要告诉别人我是怎么理财的?我说,什么都不要说,只晒收益,也不要说你买的什么,也不要说你的收割方式,什么都不要说。他问,中间会不会有什么变数?我说,唯一的变数就是你的现金流跟不上,所以你必须专门为之建立两条现金流,一条是专用的,一条是备用的,就是为了这个事而去做的项目,明白不?这个事也是规划10年的,两条线来保证定投的稳定进行,你要坚信一点,只要你直播10年,你会是焦点。他说,我绝对坚信。我说,所以归根结底,还是在现金流上下功夫,其实这是好事,你有需求才会有改变,你还记得从军说过的话吗?创业是先找项目还是先招人?他的观点是先招人,招来人你自然不会让他闲着,给他找点事干着,结果干起来了。他说,是的。放长线其实是非常难的,为什么?因为,需要你站的高,看的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