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用记录的价值有多大




最近相当落伍,看上一篇信用的价值评论才知道出现了某云的期权事件,只简单点评一句,如果老板尊重员工的价值,愿意遵守承诺,这里并不存在不可跨越的法律执行的障碍,我的群御用律师谢博士说的,而且国内也有不少VIE架构下离职员工执行期权的案例。但如果老板想克扣掉这部分开销,也有无数种方法,国内这样的案例更多。 所以,这事虽然典型,但没有标准答案。回到我们这个话题,其实金融领域,信用的价值是更加被公认的,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有点班门弄斧,比如说,货币是什么,发达国家,或者说强势国家发行的货币,其实就是主权的信用,比如美元为什么是全球硬通货,因为美国的国家主权信用最高。早期货币是金本位,黄金支持货币的信用,但后来发现不足以支持世界贸易和经济的发展,金本位取消后,美元的信用就不再与黄金有关,而与美国的国家实力和发展趋势相关。那么一些弱小的国家和地区发行的货币,就不存在足够的主权信用来支撑,就只能依靠其他强权来支持,比如港币,本质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而是紧紧跟随美元。 再比如文莱币,文莱这个国家虽然富裕,但是毕竟人口规模太小,经济总量太小,所以在货币发行上从来没有追求过自主权,开始是依附于马来西亚,后来依附于新加坡,现在文莱币的信用完全是建立在新加坡的国家主权信用基础上的。我们看一下文莱最大的经济收入来自于石油,而新加坡是东南亚最大的石油炼化基地,再看看新加坡是离文莱最近的大型国际港口,我们就可以理解这种经济依存、彼此双赢的关系。最近一则新闻,国际知名的主权评级机构开始调低中国主权信用,为此我们政府也是挺不满的,但这个事情背后的逻辑是,主权信用是所有重大金融投资决策的重要参考,也是各种对冲基金选择战场时最关注的信息之一。而与此相关的金融产品也非常多,我是外行,就不多献丑了。我们都知道要努力赚钱,那么钱是什么,钱其实就是信用。最早,信用来自于稀缺金属或稀缺物资,比如黄金,白银,以及贝壳等;而后,来自于金融机构,比如钱庄;到现代社会,金融机构的背后是政府的信用。发行货币的是央行,但央行背后,是政府。那么未来呢?比特币就是一个神奇的颠覆性产品,你说比特币背后是什么,没有央行,没有稀缺资源和贵金属,甚至连一个为之背书的金融机构或巨头都没有,好歹Q币背后还有市值超过一千五百亿美元腾讯帝国。比特币背后有什么,甚至连这玩意的发明人是谁大家还都不能确认。可是比特币现在已经成为事实上的一种全球通兑跨国货币,去中央化,区块链这个概念因比特币而兴起。信用来自于公开的算法和规则,来自于可信任的技术,这是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事情。比特币的算法和规则决定了总量可控,而总量可控的情况下,其价值就只能通过使用场景和成交规模来决定。简单说就是使用场景越丰富,成交规模越大,比特币的价格就会上升;而使用场景越狭窄,成交规模越小,比特币的价格就会下降。那么,这个核心,依然是,信用,人们是否愿意相信这个意。事实上,比特币爆发的契机,恰恰是传统货币失信的时候,塞浦路斯和希腊经济崩溃,银行开始限制取款和外汇兑换的时候,老百姓开始疯狂的去买入比特币作为避险和换汇途径,比特币的价格随之直线上升。其实,从我个人而言,我不喜欢比特币挖矿的这种机制,以无谓的消耗资源作为产生新货币的机制,我认为本身是有问题的。但这种去中心化,依赖于算法和规则的信用机制,也就是最近热门的区块链话题,我认为是非常有价值的,从几年前我就觉得这个东西了不起,然并卵,眼看着它涨了几百倍,眼看着身边有人靠这个赚了几个亿,自己却一直没敢入局,哎。另一个话题我之前重复过的,互联网金融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征信,大数据征信已经成为互联网金融的兵家必争之地,蚂蚁金服,陆金所,都在各个场合强调这一点。各个互联网巨头也开始推出各种自己信用分的体系,其实这事竞争门槛挺高的,你过于谨慎,可能优质的用户在你这里享受的信用额度就太少,就会去别人平台;你过于大胆,可能很多浑水摸鱼的在里面兴风作浪,这损失谁来承担。所以这里不仅仅需要技术,还需要一些更广泛视野和思路,才能有更强大的判断力。最后,好多人都问关于信用套利的话题,简单说几句,核心思路就是低信用产品和服务借助高信用平台获得信用溢价的一种套利模式,当然,这不是值得鼓励和赞扬的行为,我们要鼓励的是创建和维系自己的信用对不对。 但必须说靠这个思路赚钱的生意挺多的。 说个能公开的吧,比如美国通用汽车,收购了韩国大宇汽车,把对方旗下一些低端车型拿过来贴个别克或雪弗兰的标高价卖给中国人,这就是信用套利。其他的就请大家自己去思考吧。那个,其实还有个名字类似但完全不同的话题,是信用卡套利,咳咳,这事说起来其实也不小,我都见很多人靠这个做生意发财的,然而更不敢说了。最近私事比较多,更新频率不能保证。最后的最后,吐一个槽,让老百姓守信用,最简单有效的方式,是提高失信成本,让失信的人,失信的企业付出足够的代价。发达国家的老百姓,如果失去了信用,几乎寸步难行;发达国家的政治领袖,一旦失去信用,基本上政治生涯就完结了。这就是他们日常沟通交流信用成本很低的原因。而我们,连很多地方政府和媒体自己都没把信用当回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