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时间拍卖(买卖),一场面对面交谈的旅行




有人把我卖了。咋回事?前些日子,有个读者在群上拍卖我的时间,100元起拍,获拍者可以来找我聊天、吃饭……从100元拍到了300元。恰好,我看到了,顺便调侃了一句:这不相当于媳妇问我,500元一晚,你睡不睡?你说,我是回答睡还是不睡?群上朋友找我,是不需要花钱的,大家想来就来了,何必需要拍卖呢?收入是这么分配的。2:4:4,其中20%是属于运营人的收益,40%捐给慈善,40%给被拍卖人,拍卖到300元以后,就停滞了。临近拍卖结束,有个叫如来的兄弟喊了5000元,拍了。一会,运营拍卖的读者给我打电话了,跟我说明了这个事,事到如此,我肯定会答应,否则太尴尬。约定,周末,一起午饭。我问如来:前几天,你不是刚来过我这里吗?他说,我是这么想的,如果他以后长期做采访录,我作为第一个,肯定是受益最大的。我说,他应该不会长期做的。他问,为什么?我说,因为这东西入门需要五年时间,没人有这个耐心等待五年,杨澜做了250期访谈才突然开窍,想通了怎么问问题,你可以看看柴静的《看见》,她用了差不多十年才学会如何采访,做这些东西没有捷径。他说,来找你玩,总是怕耽误你时间,感觉这样可以名正言顺一些。我说,多虑了,我这边就是驿站,每天十多个人,我都习惯了,不过有一点倒是真的,越是人多,越是扯蛋,每人一句话就是十多句,聊不到正题上去。他说,我有几个问题要请教。我说,你说吧。他说,第一个问题,我能否做定投?我手里有100多万的闲余资金。我问,MACAN买了吗?他说,还没,在纠结这个事,是买车还是理财。我问,你股票开过户吗?他说,没有。我说,你做不了定投。他问,为什么?我说,因为定投是在场内交易的,相当于在赌场内交易,是一个反赌性的投资方式,而你每天途经赌场,你又从来没赌过,那么你早晚都要试水的,赌性会动摇你的心性,没有经历过诱惑的定性都是假定性,和尚天天嘴上念着戒色,不一定真戒,真遇到了极品女人,哪管什么阿弥陀佛,所以,我们交过的学费,你都不会省。他问,那我到底应该怎么理财呢?我说,定投属于理财的方式之一,不是唯一方式,也未必是最佳方式,适合心性稳定、流水稳定、事业稳定的中老年人,就是不会有大的开支了,例如不会买车买房了,而你属于小鲜肉,直接考虑这么长远还是有点早,这个年龄,要想尽一切办法往前冲,而不是考虑守。他说,我现在在测试琥珀,每个月广告费亏1万元左右,再过两个月能收支平衡,我现在的问题是要不要坚持?我问,有回头客吗?他说,有。我问,是不是纠结的点在货源上?他说,是。我说,山东区域乃至整个北方市场,琥珀的源头就是青岛那家,我告诉你地址,你直接去就行了,牛哥做琥珀的时候,我帮着联系过N个自称是源头的牛人,我们找来找去,发现这些牛人其实都是从这家拿的货,他们才是真正的源头,而且非常的低调,人也很好,你去看看吧。他说,那太好了。我说,他们家有电商团队,有批发团队,我们去参观的时候,光拿出来的毛料就价值过亿,跟大蒜似的,辫得一串一串的,牛哥那边的货也是从这边拿的。但是电商他们家做的不是最好的,做的最好的是上次跟张伟过来的那个哥们,他半年做了6000多万,他怎么做的呢?哪个微商团队牛B,他收购哪个团队,直接要求对方到青岛办公,独立品牌,独立团队,独立运作,采取这种合作方式,做的概念只有一个,就是明星同款。你不是在微商上卖内裤很牛B吗?那好,你来吧,来我这里卖琥珀,你自己的品牌,我给你供货,给你发货,给你售后,你只需要卖就行了,利润远超出你的内裤,你为什么不来呢?肯定来。他说,这个模式牛B。我说,的确很牛B,而且每个人都不觉得给他打工,而是给自己打工,例如我卖的是懂懂牌琥珀,是我自己的事业,背后是庞大的货源支持。他问,我能开着MACAN做环游中国吗?我说,环游能否成功取决于两个核心点,第一、剧本如何,第二、输出如何。准确地讲,准备工作的重要性是大于旅行本身的,需要用一两年的时间来准备剧本,要想你的人生100个第一次,例如第一次现场看F1,第一次看刘老根大舞台,第一次出海打鱼,第一次雪地穿越,第一次徒步沙漠,第一次……他问,你如何看待广告收益?我说,若是先拉广告后出发,成功率微乎其微,余欢看似出发前就赢利了,其实他是站在我们的平台之上,同时他走了一个捷径,是用一个项目做代理招了40万,这个事若是真的有眼界,应该反过来做,先走,后成名,后赚钱,但是人们都不愿意这么做,希望别人先给钱,后做事,这是打工者的心态,南京那个大哥环驾中国是1个亿的关注量,你看看多少品牌愿意赞助他?他接着走了亚欧环驾,今年在策划非洲环驾,未来还有美洲、澳洲,他还缺钱吗?一场旅行赞助几百万、上千万都没问题,为什么?大家坚信了他的影响力。他问,能不能走到一半再招商?我说,不合适。他问,输出方式是文字好还是视频好?我说,最美不过想象,文字+图片,不要使用视频,对于非专业演员而言,出现在视频里会不伦不类,例如你看《好声音为你转身》这部电影,是由吴莫愁、李代沫他们主演的,太生硬了。他问,我能否带个专业写手?我说,当然可以,这是一个大工程,是需要专业团队去运作的。他问,你如何看待余欢的环驾中国?我说,他还是个学生,在同龄人里属于佼佼者,从作品角度,很难输出优秀的作品,这是由他的剧本决定了,也由他的耐心决定了,年轻人是没有耐心去雕琢一件作品的,但是从他个人而言,这是一辈子值得记忆的旅行。他问,别人关注我作品的核心是什么?我说,价值!你带着我们去经历,而不是单纯的看风景,例如只是带着我们去景点,这些是没意义的,我们需要你深入生活,深入艺术,深入历史,深入地理,你带给我们全新的感受,你就是高晓松。他问,我能否借鉴牛哥的模式,把我自己打造成琥珀专家?我说,可以,但是有个前提,琥珀会不会过时?你是否踩准了点?这些玩意有个特点,就是流行了一拨又一拨。他问,我能否建立一个文玩相关的APP,一方面有行业信息,一方面有交流平台,一方面有拍卖平台?我说,可以,但是如何推广才是关键,另外拍卖是你作为主角,还是大家都可以上架?他说,我。我说,那是可以的,其实就是你给粉丝建立了一个聚集点。他说,这个市场有个特点,一旦客户信任你了,他买什么都找你,买琥珀找你,买菩提找你……我说,让客户安装APP是最难的。他说,真玩家不介意。我说,那就行。他说,我是准备做珠宝平台,琥珀是切入口。我说,明白了,跟牛哥做的事一样,我以前有个误区,总认为没人买这些东西,谁会花几万元买个塑料呢?没想到,真有人买,而且还有傻人花几百万买串佛珠,牛哥认为这是一个增量市场,这与他们的习惯有关,他们喜欢戴,而我不喜欢戴任何东西,包括手表。他问,能否把旅行与品牌挂钩?我说,那是最完美的组合,何必为别人做广告呢?他问,游记的最高标准是什么?我说,震撼。第一、景色要震撼。第二、思想要震撼。第三、艺术要震撼。要选别人很少去的景色,例如出海打鱼,例如体验北大荒种水稻。要去拜访当地名人,与他们对话,感受他们的思想,例如有部纪录片叫《老兵》,里面采访了一个叫钱青的抗日老兵,你可以去拜访一下,也很震撼。他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工程。我说,大家的想法都有些天真,就是希望以小博大,以为600元真的可以买辆奔驰S600,你想获得多少,你就要付出多少,真开着车出去溜达一圈就能成名?那货车司机全是网红。对话结束。王哥是策划这场拍卖的,他带着一个秘书,一个兄弟来的。王哥是上海那边的,现在在做微商,问我是不是对微商颇有微词?我说,没有。他问,你如何看待自媒体?我说,自媒体的成功,很大程度取决于尺度,例如现在最火的新闻是澎湃新闻,澎湃新闻真的牛吗?其实真没啥,这些新闻对于一个报社而言,都太小儿科了,只是他们比传统的报纸尺度大了,胆子大了,什么都敢写,若是把这个尺度放给一家传统的纸媒,也会产生同样的影响力。他问,个人的自媒体也是如此吗?我说,你觉得papi酱能出现在CCTV的脱口秀节目里吗?应该不会,满口脏话,你觉得罗振宇能出现在《百家讲坛》上吗?也不会!他问,如果是在传统的纸媒时代,你会出名吗?我说,不会,没有报纸会刊登我的文章。他问,那你认为自媒体的重点是什么?我说,高压线,因为自媒体普遍没有监管,所以大家胆子越来越大,为所欲为,人胆子最大的时候会讨论什么?革命、民主、自由,甚至会讨论当政者,最终触碰高压线,死了,看微博就知道了,谁火谁死,因为他真的以为自己处于一呼百应的状态,就跟薛蛮子所言,仿佛每天批奏折。他问,你如何规避这个问题?我说,我只是小人物,不关心大事,这一点郭敬明比韩寒聪明了太多太多。他问,你如何看待拍卖名人时间这个问题?我说,先来分析你的问题,我认为你缺少了出口,就是你没有宣传渠道,你拍卖我能成功的根源其实是借助了我们群上的资源,大家是出于面子拍的,不是真正的商业模式,换句话说,把周杰伦交给你,你能卖出去吗?你去哪里卖?如何卖?你都未必知道。他说,是的。我说,名人是不愿意被你拍卖的,因为关系不对等。他说,对。我说,能愿意被你拍卖的,都是没啥名气的。他说,是的。我说,在行上的名人为什么很少被拍?说白了,他们算不上真正的名人,缺少了真粉丝,能花钱去见一个人,前提是其粉丝,所以,要么你拍卖真名人。要么,你塑造名人,例如先采访一个人,展示他的实力,从而为其打造粉丝,产生成交。他问,你的意思是先采访,后拍卖?我说,是的。他问,那采访录发到哪里?我说,这也是你需要思考的问题,是发到论坛还是公众帐号,还是?他问,做采访录的核心是什么?我说,你要有钱!他问,为什么?我说,你只有站在跟被采访者相同的高度,你才能读懂对方,否则你提出的问题都太幼稚,我一直都有个观点,最适合讲三国的人其实是毛主席,因为只有他能够感同身受,易中天理解不了曹操,从上往下看,透彻,从下往上看,虚幻。他问,你看好采访录市场吗?我说,非常。他问,有人采访你没?我说,没有。送走了他们一行四人,这边还有五个……有个妹子,跟我同龄,小我一个月,颜值蛮高的,小麦色的皮肤,据说前些日子专门去印尼晒的,说话喜欢用:WELL,说明常年在国外?还是有个老外男友?原来,ALL。她策划了一个项目,开着特斯拉环驾中国,与我无关,是她自己想到了这个项目,后来听说懂懂也写过类似的项目,她决定找我聊聊。开门见山,我先讲了一个故事:总有人找我聊天,说让我给提提建议,说说我个人看法,但是我给出了个人看法,总是惹人不高兴。她问,为什么?我说,因为我给出最多的看法是这个事不可行,对方接受不了。她问,有例子吗?我说,有,前些日子,有两个小伙准备跑步横穿中国,拿了计划书来找我,我投了反对票,他们俩一直在试图说服我。她问,说服你什么?我说,说服我认可他们。她问,你为什么不认可?我说,你知道读者为什么关注游记吗?是关注了里面的价值,是你带着我们看了沙漠、森林、山丘、风土人情,而跑步呢?太慢了,每天就那么几十公里,是不会给读者带来什么价值的,你觉得真的会为这种精神所感动?太难了!我判断这个事缺少可行性只因为一点,不能输出价值,而且沿着马路跑半年,本身是高风险的事,一是容易出事故,二是身体受伤是不可逆的,陈盆滨跑百日百马的时候我去了新泰站,他们有专业的医疗保障团队,有九辆保障车,把他保护得严严实实的,防止被车撞。她问,是不是每个被投反对票的人都不甘心?我说,这就是有意思的地方,来征求我的意见,我给出了我的意见,但是不会动摇对方的信念,他们该跑的依然跑,该做的依然做,有做民间借贷的找我,我给的建议是抓紧收手,但是他忙着跟我解释他的模式的与众不同,现在被关进去了,几年后才能出来,因为我相信人是战胜不了概率的。她问,你如何看待彩票?我说,别人可能会中,但是我不会,因为猜中彩票的概率相当于什么呢?你拿出手机,随便拨了一串号码,接电话的那边是我爹,你认为这种概率低不?她说,可是人们都坚信自己会中。我说,因为人们没有理性地认识自己。她问,你觉得我开着特斯拉环驾中国这个事,能成不?我说,不能。她问,为什么?我说,直觉!她说,你说说吧。我说,你没有驾照。她说,我准备在8月份以前考出来。我说,长途跋涉需要的一流的驾驶经验,不是单纯的会开车,你知道一个人什么时候会对自己的技术很自信吗?她问,什么时候?我说,就是还没入门的时候,例如每个不会打羽毛球的人都认为打羽毛球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其实羽毛球是博大精深。驾驶也是如此,你以为很简单,不就是开车吗?但是当你真的会开车了,你才知道差距在哪里,你十年后也开不出我现在的水平,因为时间对于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我经历的,你都要经历。她问,如果别人开车呢?我说,也白搭。她问,为什么?我说,你把大品牌想的太傻了,例如你希望可口可乐赞助你,还希望特斯拉赞助你一辆车,还希望……她说,那可未必,也许我能打动他们呢?我说,他们早麻木了,天天有人这么忽悠他们。她问,你为什么不看好?我说,不是我不看好你,而是你没有感染我们,什么时候这个事真的可行了?就是你一说,我们马上就拍大腿叫好,那才是真好,在座的10个人,你可以挨着问问,有没有人认可你?她一问,全是NO。她说,我就喜欢这种挑战,变不可能为可能。送她的路上,我问了一些个人问题,例如为什么不结婚?是不是不婚主义者?目前有多少积蓄?每个月收入有多少?她主要的收入来源是把自己在广州的房子出租,一种国际短租平台,类似Uber,具体是什么我不懂,她说一套房子一个月能产生1万多的利润,一室一厅的。我问,那能否在北京、上海租一些房子这么出租?她说,可以的。我问,是不是有阿姨天天帮着打扫?她说,是的。我问,有没有考虑过法律风险?例如客人死在了家里,客人在家里做违法的事?她说,能知道这个平台的,主要是老外,素质还是蛮高的。我蛮欣赏单身主义者,他们相对比较自由,活的比较自我,即便是真的约了炮,这也没啥,你情我愿的事,为什么咱非要给人家扣个大帽子呢?咱高尚?我们为什么结婚?很大程度是我们对未来充满着恐惧,想养个娃养老,想老了有个老伴,生怕自己孤独而死……这是大部分人的想法。我们应该反过来,越老越自我,越老越独立,你觉得巴菲特会蹲在家里抱怨娃们不回家看他吗?他才不介意呢,他有自己的生活。我们球馆里有个老者,65岁,但是他觉得自己不老,依然矫健,而且属于球馆里一顶一的高手,他本身又是一个蛮牛的人,属于石油系统里的高级工程师,还配有两个助理,跟我们关系很好。他老婆孩子在英国。他是单身状态。65岁,是不是应该提个鸟笼子等死?他不,依然战斗在第一线,他是浙江人,在我们这边投资了化工项目,有时我就在想,等我们65岁的时候,是否依然活的如此洒脱?所以,我是反对“退休”这个概念,基本上等同于“等死”。我们要时刻学习,让生命慢慢地绽放,哪怕60岁了才去学驾照,也是蛮值得鼓励的,因为开始了新的人生。金庸八十岁了还在读大学。我们呢?早毕业了!我们的魅力指数应该随着年龄而增加,而不是减少,有时我看球馆里的那些退休的老家伙,我总觉得他们颓废,至少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当然,未来某个时间点,我可能会选择做减法。现在是加法时期。就是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我,希望我做越来越多的事,赚越来越多的钱,甚至能一统天下。突然有一天,我可能想跟自己相处了,就慢慢做减法,切断与外界的联系了,活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特别的满足。我们总喜欢去揣摩一些名人,例如他们为什么沉寂了?是不是没落了?有一部分是没落了。有一部分是隐退了。例如当年红遍大江南北的李娜,她看透了这一切,想做减法,减到极致,出家了。前几天,看了一个视频,退伍老兵PK城管。貌似舆论一边倒。其实我是支持城管的,规则是不应该受道德挑战的,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曾经是谁,你都要遵守规则,不能说因为你是伤残退伍军人就可以横穿马路,更不可以随便摆摊,更不能随意打人……人们总习惯性的代言弱势群体。其实,弱势者往往是施暴者,最终为什么把他拘留了?说明规则是不容挑战的。我在想,等我们老了,若是依然需要推个小车卖水果,是不是有些?为了避免同情,避免困境。我们需要规划。我们拒绝儿女的同情,拒绝社会的同情,我们要把未来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不是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寄托在政府身上。青岛出租车罢运,为什么?被叫车软件欺负的。可是,反过来想,为什么你如此的弱不禁风呢?你是抵抗不了潮流的,你觉得青岛市政府真的会封掉打车软件吗?封掉,只能是时代的倒退。封不住的!时代,就这么淘汰了一批又一批人,我们本地有一类车叫蹦蹦车,俗称黑三轮,为什么没人管?他们是下岗职工,你怎么管?管不了。最终,就任其发展了。人,一旦成了弱势群体就喜欢打滚……你不给我糖吃,我就死给你看。那么宽的马路,被摊位给霸占了,为什么?人家是残疾人,谁敢去清?你一清,路人就录像,要么就出手,啥?你敢打残疾人?你真的希望马路被占住吗?!所以,我们要好好努力,好好赚钱,好好理财,越来越富有,越来越游刃有余,绝对不能成为打滚要糖的人!你知道柳传志多大年龄了吗?72岁了。你知道巴菲特多大年龄了吗?86岁了!前些日子,巴菲特午餐拍出了历史新高,未来名人时间拍卖生意会越来越火的,每个人都有这个消费需求,不信?你有没有偶像?价格合适你想不想跟他面对面?这就是答案!我发现这是一个高度迷茫的时代,每天都有一群人来找我,总觉得我能解决大家的迷茫?我也解决不了,这个时代需要的是绝活,就是你有别人没有的东西,你能创造别人创造不了的价值,你是有核心竞争力的。靠信息差?时代终究会过去的,因为互联网的本质就是去中介。前些日子这边搞了一个家电促销,第二件半价,即便如此,依然比京东贵,这些实体店会骂马云他们不?会!但是,马云不出现,也会有牛云出现。这是时代的车轮,谁都阻挡不了。就如同有人在分析日本为什么能打赢淞沪会战?中国溃败是战术不当?是指挥不当?蒋公太业余?把毛爷爷换上就行?国军可是把精锐部队都派上去了,损失了60%,为什么依然输了?因为人家已经进入工业时代了,日本出动了四艘航空母舰,3000架战机,军舰火力可以直接辐射整个上海,咱用人肉靶子怎么打?一天损失一个师。就是把全中国的人都派上,也白搭,只能去送死,所以最终选择了撤退。换谁指挥都白搭,因为咱没海军,对付不了人家,上海三面环水,不撤退才是傻子呢,子弹没了可以再造,人没了就真没了。闭关锁国导致的落后,人家已经是海陆空联合作战了,咱还在小米加步枪,抗日战争真正的胜利,其实是美国人打赢的,日本投降的时候,半数中国还处于沦陷状态。是工业时代对农耕时代的碾压。为什么今天咱不怕他们了?因为,他们有的咱也有了,你敢再得瑟,咱也给你投几颗原子弹,所以今天战争是越来越难爆发了,为什么?第一、整个人类觉醒了,反对战争。第二、震慑、权衡。第三、战争转向了信息战争、货币战争。第四、全球在去国界化,我们慢慢地成了一家人。还是那句话,落后就挨打,无论对于国家还是个人,都是如此,不仅仅挨打,还受侮辱……你个老不死的东西,咋还不死?!活的窝囊,不怪别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