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无人驾驶技术会不会抢了大学生的饭碗




你对着Apple Watch说:「我要去公司。」一辆滴滴专车稳稳地停在你身边,没有司机,没有方向盘,是一辆无人驾驶汽车。你坐进车里,抬起手腕:「嘿Siri,今天的市场数据和相关资料整理后汇总给我。我早晨整理的A公司的资料发一份给主管,告诉他,上午9点10分我和他讨论这个案子。」半分钟后,你要的数据准确清晰地呈现在你的手机屏幕上,你迅速对市场形势做出判断,并让Siri立即安排上午10点半与A公司管理层的电话沟通。上午9点整,夹在一大队衣冠楚楚、行色匆匆的人群中间,你走进金融街那座金碧辉煌的大厦。作为一名受人尊敬的知名分析师,在市场并不景气的当下,你对自己的职业和工作成就由衷感到自豪。你热爱这份工作,十几年来,你一直忙碌而充实。办公室看起来比往日显得空旷,今年以来很多同事离开了,但你来不及想念他们,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经过主管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你停下脚步,打了个招呼:「我马上过来汇报A公司的情况。」主管摆摆手:「不用了,进来坐。很遗憾地通知你,我们投资的那家数据分析公司的新产品已经就绪,我们不再需要人工分析师,所以,明天你可以睡个懒觉,想想自己的事。」你愣住了,竭力掩饰内心的惊惶,你不明白,你曾经庆幸自己掌握了一技之长的那个「技」,怎么一夜之间就被机器替代了?还有什么是机器永远无法替代的?6月13日,在微软以262亿美元收购LinkedIn的消息宣布后,LinkedIn CEO Jeff Weiner发文说:就在三周前,富士康宣布将用机器人取代6万名工厂工人;麦当劳前CEO表示,由于工资上涨,他们的快餐店也会发生同样的事;沃尔玛宣布,计划在仓库中测试无人机;伊隆·马斯克预计,全自动驾驶技术将在两年内到来。机器替代工厂、快餐店和仓库的工人,替代专职司机,好像被替代的都是些简单劳动的体力活儿,而你,一个高级脑力劳动者,怎么可能被机器替代呢?你十多年来学到的知识、经验,以及由此形成的做判断的直觉和对事物的微妙感觉,机器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学到?我不知道你这种自信是哪儿来的,在AlphaGo打败了顶尖人类围棋选手之后,你的这种自信还那么完好如初吗?2014年11月高盛向金融数据服务商Kensho投资1500万美元以支持该公司目前正在进行的数据平台分析开发计划。Kensho称其使用统计计算功能、用户友好型虚拟界面以及非结构数据工程技术创造分析平台。重要的是,其有助于实现知识型工作自动化以及实时回答复杂的财务问题。高盛自己的说法是,投资技术公司是为了超负荷工作的投行分析人士能够专注更有附加值的工作。媒体的说法则是,高盛要用机器人取代分析师。我们曾经认为人不可替代的那些优势,大量的知识和经验储备,触类旁通的能力,综合分析判断能力,丰富的想象力,等等,似乎正在变成机器的优势。这一轮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浪潮,对人工的替代既包括简单劳动,也包括复杂劳动,甚至后者可能更容易一些。一名熟练司机操作的是汽车,100年前就是这样了;一名熟练的水管工操作的是上下水管道,100年前就是这样了。而一名熟练的证券分析师、动画片中间画师、作家、音乐家或代码工,这些看起来做着复杂得多的工作的人,最近几十年的科技进步,被改造成了同一种人——计算机操作员。对计算机来说,替代司机和水管工的挑战很大,但替代计算机操作员,计算机会问:为什么要给我配一个操作员?我们的饭碗被我们所创造所依赖的东西抢走,这可能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自食其果。小时候爸爸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现在的事实是,学好数理化,工作难找啦。6月12日,2016年中国本科生就业报告蓝皮书发布,该报告认为,就业向知识密集型产业转移。该报告同时发布了失业量较大,就业率、薪资和就业满意度综合较低的2016年红牌专业。本科就业被亮红牌的专业包括:应用心理学、化学、音乐表演、生物技术、生物科学、美术学。绿牌专业包括:软件工程、网络工程、通信工程、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审计学、广告学、车辆工程。2015年本科毕业生就业率最高的专业类是护理学类,最低的是物理学类。当然了,大学生就业难主要跟经济形势和产业发展相关,而且就业更偏重实用主义导向,竞争主要发生在毕业生之间。今年考上绿牌专业的学生,四年后面对的也许就不再是同专业毕业生之间的竞争,而是人和机器之间的毫无胜算的竞争。那时候,你看好哪一个专业,哪一类工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