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游戏规则:不得贪胜




围棋爱好者大都知道有古人传下来的围棋十决,是棋手应掌握的基本棋理的思想,其中第一条就是不得贪胜。不仅仅是业余棋手,职业棋手有时也会犯这样的错误,原本局势领先,可以简单收束获胜的棋,非要追求极致效率,结果出现漏算,忽略了一些对方的手筋,导致意外翻盘。几个月前谷歌的阿法狗横空出世,将著名的世界冠军棋手李世石打了个4:1,其中就有不少招法,颇符合不得贪胜这个原则。在领先局面下,有很多职业棋手认为有点亏损,或者认为应该保留变化的招法,阿法狗照走不误,虽然领先优势因此缩小,但局面也因此简化,导致李世石经典的翻盘术也无从发挥。当然,我这篇其实讲的不是围棋。2012年时,德国《时代报》的记者在采访高龄89岁的李光耀时,问起他关于欧盟的意见,“ 现如今的欧盟,除掉所有瑕疵,没有取得一个好的成绩吗?对全球其他地区来说,不是一个榜样吗?”时年89岁的李光耀先生很坦白地回答,“不,我不把欧盟看成世界的榜样,我会把它看成是一个构想错误的企业,因为它扩展得太快了,有可能会走向衰落。”很精彩的预见。欧盟从气势如虹,到现在开始走向分崩离析,其实根源就在这里。当然,我讲的其实也不是政治,李光耀先生的用词特别有意思,他把欧盟比作企业,这样讲你就很容易明白其中的问题。欧盟快速扩张,接纳和收录了很多东欧国家,其实如果策略合理,这本身未必是坏事,东欧国家普遍教育质量不错,如果能从中选拔人才,发展科技,也是对欧盟很大的贡献,但问题就在这里,东欧的精英人才呼啦啦的往美国跑,那边进入门槛高,但发展空间也大,而底层人员呼啦啦的往欧洲的发达国家跑,没有门槛,没有限制,干点粗活累活,福利待遇却能比之前好一截,这一下子就给那些国家带来了沉重的负担,这些人对政府的税收贡献有限,政府相关的福利投入却是无底洞。经济好的时候呢,这些问题还可以遮掩一下,紧跟着次贷危机,欧洲经济一下子陷入困境,好几个欧盟老伙计都濒临破产,需要各种救援,甚至为此耍流氓(比如希腊)。 对欧盟最重要出资的几个发达国家而言,雪上加霜。有以上两条就够焦头烂额的,然后叙利亚又出了事,人道主义,政治正确,难民潮,你帮不帮。帮了这些人,看看德国的强奸案和巴黎的恐怖事件;不帮,你好意思说自己是民主国家么。这就真的好比一个急于扩张的,现金流和利润率都挺不错的企业,为了提高市场占有率,收购了大量的不良资产,背上了沉重的财务包袱,为了达成收购,还必须安排所有被收购方的员工就业,不许裁员,甚至不许安排加班。终于,合伙人英国说,老子不干了。我自己关门做生意蛮赚钱的,我特么的不欠你们的。幸好,做企业不用像搞政治那样考虑那么多,但这个道理,其实也是通用的。我见过很多成功的创业者,也有连续的成功创业者,有些人,就比较清醒,知道自己的成就,有自己能力和团队的贡献,也有一些运气和时机的巧合;有些人就不是那么清醒,做成了一两件事,就自认为已经通透了整个行业,对某个领域的成功经验就可以覆盖陌生领域,而无视市场差异和时机的变化,那么不清醒的人就会冒进,试图快速批量复制其成功理念,而事实就是,成功并不容易被复制。如果你的企业发展不错,趁着时机成熟,快速扩张,当然不是坏事,但这里就有个度的问题,对市场变动的风险评估,对自己资金,人才,管理能力的评估,都是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别的不说,当年让史玉柱折戟的巨人大厦,就是个贪胜而衰的典型例子。前几年投资创业双火,很多创业者拿了钱,产品刚出来没怎么打磨,就开始烧钱推广,大幅度地推,各种铺用户数据追下一轮投资,嗯,这种项目今年去看,死的一片一片的,当然,我知道,有人说,其实拿融资就是一种能力,有钱的创业者生存几率就比没钱的那些创业者高,这话也没错,但如果你不打磨产品,不去分析用户,不把模式和理念认真走通,仅仅靠有钱去推,这都不难算贪胜了,就只有一个贪字。英国脱欧网上解读超级多有人看段子有人看政治有人看代购有人炒黄金我这里讲讲企业发展观当然,也有人赌汇,朋友圈里听说有人下了400倍杠杆赌英镑暴跌。。。其实,围棋十决真的不止是棋理。罗列体会一下:一. 不得贪胜 二. 入界宜缓三. 攻彼顾我 四.弃子争先五. 舍小就大 六. 逢危须弃七. 慎勿轻速 八. 动须相应九. 彼强自保 十. 势孤取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