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真正重要的问题




人们不曾死去,因为他们根本不曾活过。在这个世界上存活的每一秒中,都要做出选择,都要忍受痛苦。选择说明存在自由意志,痛苦证明自己存活。一个人如果不曾面临真正的问题,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选择,也谈不上承受真正的痛苦,于是就不能说他曾经真正地活过。什么是真正的问题?在这一秒钟的个人情绪,尽管大部分情绪事后证明都是毫无意义的血压波动,但是在那一刻里,它是一种真实的影响。如同捕猎者的爪子和牙齿深陷猎物的身体,捕猎者和猎物在那一刻都专注极了,没有第二个念头。情绪一下子就能俘获一个人,将他的整个身心都占据完全,以至于无暇其它。没有什么比这更凶险的事情了,因为对于深陷情绪之中的人来说,整个世界都不复存在,只有他的自我和他熊熊燃烧的情绪在一起。于是,他在一个动荡的世界里处于绝对静止的状态,那么什么事情都可能突然降临,这个人却毫无防备。也可能是在这一秒里的关系,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变化不是在一夜之间突然降临的,它在每时每刻变动不安。每个人都或多或少觉知这种细微的变化,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专注其上,并且试着做出调整。大多数人都装作变化并没有发生,一直等细小的变化累积到无法阻遏的时候,于是个人和他人之间的纽带会突然间断裂。虽然说人们来了又走了,变为成人之后学着适应这一点是成熟的标志。但还是会因此而感觉到失重,在生命中,某种和他人的联系突然中断了,人就只是漂浮着,试图拉起绳索收上却收不到任何回应。就像是在太空里行走,失去了和飞船之间的缆绳,接下去就是向着漆黑的太空无尽下坠,而且毫无声息。还可能是死亡。三十岁之后,就可以看见它频繁攫夺周围人的生命。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像走在一个巨大的国际象棋棋盘上。脚下的黑白方块很可能在下一秒钟就会毫无征兆地翻转,变成一个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洞。所有人都在不停移动,而在每时每刻,身边都有人突然掉落,从此消失不见。没有知道掉下去会到了哪里,也从来没有人从棋盘下爬出来,而且,我们知道自己不会永远那么幸运。总有那么一刻,总会踏中那么一块方块,脚下传来的是无限虚空。如何理解这个游戏,如何在知道这个游戏的规则之后继续玩下去,这可能是一生之中最为重要的问题。这些真正的问题并没有隐藏在生活中,它们一直都在。仔细计算一下的话,大概这样的问题也并不算多。但生活看起来要热闹得多,几乎所有人都在提问,也都在讲解,发表自己的看法。不过他们并没有在讨论任何真正的问题,能够引起广泛关注的问题大多是伪问题。什么是伪问题?不知道事实是什么,不能够讨论出结果,所有的讨论和自己全无任何干系,这就是伪问题。除了消磨时光之外,只是增加了这个世界上愚蠢的总量。就像是我现在看到的留言那样。坦白说,我不认为每一种声音都能构成一种观点。观点太奢侈了,连看法都算不上。而我其实并不关心他人的看法,因为绝大多数看法我都知道从哪里来的,依据是什么,所以它们的总和只是一种乏味的重复。尴尬之处就在于,乐于提供俗见成见的人往往狂热地喜欢表达。这就构成了一种绝望,让人觉得深陷无边无际的人海之中,而这些人的使命就是朝着你倾倒垃圾。理由不过是他们觉得自己人多,觉得自己正确,所以你必须要听一下他们的陈词滥调,那些用他们大脑中算盘量级计算能力所能做出来的推导。所有这些算盘的算力加起来,也无法构成一个真正值得思考,值得回复的问题。你看,当每个人都在说,都在做所谓“表达”的时候,如果你效法古代的禅师,一把揪住其中一个的衣领,用力掐住他的脖子,在他窒息而死之间逼问他:你究竟要的是什么?他竟然会真的找到正确答案:空气。但如果没有这样的压力,没有触及到真正的问题,他会和你废话一晚上,一周,一个月,甚至是一整年。如果这个人刚死了宠物,深陷悲伤之中,或者正在和伴侣分手,内心一片破碎,或者你掐住了他的脖子,此刻他进气全无,濒临死亡,你问他:王宝强离婚的事情你怎么看?这时候他就会告诉你正确答案:干我屁事。你能看见他由于智力值急速飙升,身体周围都是漂浮的红色加号,简直壮观极了。否则,他就会滔滔不绝,从道德谈到法律,从家庭谈到人际关系,对自己一无所知的事物滔滔不绝,说个没完没了。仿佛他们的人生中已经没有任何问题,慈爱的乳房里乳汁已经满溢,不给天下众生一人来一口就会遭到天谴一样。所以,我在留言里非常直率而且坦白地告诉这样的人:你是个傻逼。面对如此残暴的威压,我以为一个人的脑子无论如何能够运转得快一点,能找到强有力的反驳,证明他关注的是一个真正的问题,但是我竟然熟视无睹地错过了。但是迄今为止我都非常失望,因为他们只是嘟嘟囔囔地说我作为名人怎么可以如此倨傲,劝告我不要自我感觉太过良好,批评我“听不得其他不同的意见”,然后就取关走人了。我态度是否倨傲,我自我感觉是否良好,我是否愿意听取不同的意见,和你本身是否持有一个真正的问题是两回事。因为,唯一有价值的是这个问题。没有真正的问题,也就没有真正的观点。没有真正的观点,也就没有讨论的必要。因为从本质上来说,我们都死得很快。让人畏惧的不是死亡本身,而是到最后竟然发现自己一辈子追风逐影,不曾有一天真正活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