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文章

美女素材图片

作者:河北秦皇岛网络营销微信SEO

智能机器人、无人驾驶技术会不会抢了大学生的饭碗

你对着Apple Watch说:「我要去公司。」一辆滴滴专车稳稳地停在你身边,没有司机,没有方向盘,是一辆无人驾驶汽车。你坐进车里,抬起手腕:「嘿Siri,今天的市场数据和相关资料整理后汇总给我。我早晨整理的A公司的资料发一份给主管,告诉他,上午9点10分我和他讨论这个案子。」半分钟后,你要的数据准确清晰地呈现在你的手机屏幕上,你迅速对市场形势做出判断,并让Siri立即安排上午10点半与A公司管理层的电话沟通。上午9点整,夹在一大队衣冠楚楚、行色匆匆的人群中间,你走进金融街那座金碧辉煌的大厦。作为一名受人尊敬的知名分析师,在市场并不景气的当下,你对自己的职业和工作成就由衷感到自豪。你热爱这份工作,十几年来,你一直忙碌而充实。办公室看起来比往日显得空旷,今年以来很多同事离开了,但你来不及想念他们,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经过主管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你停下脚步,打了个招呼:「我马上过来汇报A公司的情况。」主管摆摆手:「不用了,进来坐。很遗憾地通知你,我们投资的那家数据分析公司的新产品已经就绪,我们不再需要人工分析师,所以,明天你可以睡个懒觉,想想自己的事。」你愣住了,竭力掩饰内心的惊惶,你不明白,你曾经庆幸自己掌握了一技之长的那个「技」,怎么一夜之间就被机器替代了?还有什么是机器永远无法替代的?6月13日,在微软以262亿美元收购LinkedIn的消息宣布后,LinkedIn CEO Jeff Weiner发文说:就在三周前,富士康宣布将用机器人取代6万名工厂工人;麦当劳前CEO表示,由于工资上涨,他们的快餐店也会发生同样的事;沃尔玛宣布,计划在仓库中测试无人机;伊隆·马斯克预计,全自动驾驶技术将在两年内到来。机器替代工厂、快餐店和仓库的工人,替代专职司机,好像被替代的都是些简单劳动的体力活儿,而你,一个高级脑力劳动者,怎么可能被机器替代呢?你十多年来学到的知识、经验,以及由此形成的做判断的直觉和对事物的微妙感觉,机器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学到?我不知道你这种自信是哪儿来的,在AlphaGo打败了顶尖人类围棋选手之后,你的这种自信还那么完好如初吗?2014年11月高盛向金融数据服务商Kensho投资1500万美元以支持该公司目前正在进行的数据平台分析开发计划。Kensho称其使用统计计算功能、用户友好型虚拟界面以及非结构数据工程技术创造分析平台。重要的是,其有助于实现知识型工作自动化以及实时回答复杂的财务问题。高盛自己的说法是,投资技术公司是为了超负荷工作的投行分析人士能够专注更有附加值的工作。媒体的说法则是,高盛要用机器人取代分析师。我们曾经认为人不可替代的那些优势,大量的知识和经验储备,触类旁通的能力,综合分析判断能力,丰富的想象力,等等,似乎正在变成机器的优势。这一轮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浪潮,对人工的替代既包括简单劳动,也包括复杂劳动,甚至后者可能更容易一些。一名熟练司机操作的是汽车,100年前就是这样了;一名熟练的水管工操作的是上下水管道,100年前就是这样了。而一名熟练的证券分析师、动画片中间画师、作家、音乐家或代码工,这些看起来做着复杂得多的工作的人,最近几十年的科技进步,被改造成了同一种人——计算机操作员。对计算机来说,替代司机和水管工的挑战很大,但替代计算机操作员,计算机会问:为什么要给我配一个操作员?我们的饭碗被我们所创造所依赖的东西抢走,这可能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自食其果。小时候爸爸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现在的事实是,学好数理化,工作难找啦。6月12日,2016年中国本科生就业报告蓝皮书发布,该报告认为,就业向知识密集型产业转移。该报告同时发布了失业量较大,就业率、薪资和就业满意度综合较低的2016年红牌专业。本科就业被亮红牌的专业包括:应用心理学、化学、音乐表演、生物技术、生物科学、美术学。绿牌专业包括:软件工程、网络工程、通信工程、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审计学、广告学、车辆工程。2015年本科毕业生就业率最高的专业类是护理学类,最低的是物理学类。当然了,大学生就业难主要跟经济形势和产业发展相关,而且就业更偏重实用主义导向,竞争主要发生在毕业生之间。今年考上绿牌专业的学生,四年后面对的也许就不再是同专业毕业生之间的竞争,而是人和机器之间的毫无胜算的竞争。那时候,你看好哪一个专业,哪一类工作?

如果乐视生态系统能成,太阳一定是从西边出来了

挖内幕是有法律风险的,所以我不打算讲背景。咱就聊聊明面上的投资逻辑。乐视的生态故事近几年越讲越大,最近把酷派手机也收了,发展势头正旺。这个生态似乎正在一步步从画饼变成真正的盛宴,那么实情又是怎样的呢?按照贾跃亭的说法,乐视生态包含了四个层面:“平台+内容+终端+应用”。列个表就是这样——应用:应用商店、乐视商城、众筹金融……内容:视频、电影、体育直播、音乐……终端:电视、手机、汽车、自行车、行车记录仪、VR头盔、蓝牙耳机、路由器……平台:乐视网+乐视云+乐视LEUI。格局看似非常宏大,包罗万象,但其实大多都只是撒种子,真正具有一定规模的业务只有电视、手机和视频、电影四块。视频业务是乐视的起家地盘,不过其能够赚到钱,主要是源于早期的版权布局,到后来版权费被哄抢之后,这种优势已经不复存在了。现在的乐视网,其实跟优酷、爱奇异一样,纯粹是赚个吆喝。并且,我们需要看到一点:在视频行业,虽然各家发布的数据差别很大,但是通常被列入第一阵营的,只有优酷、爱奇异和腾讯视频。而乐视视频,实际上的影响力最多只能排到第四名。这是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优酷做了十年都没有赚到钱,更别说乐视了,那么乐视凭什么去支撑他的市值呢?按照贾跃亭的说法,乐视网虽然不是行业第一,但他有独特的粘性,可以获得更高的溢价。这个粘性,就是其终端的“互联网+”故事。“终端+内容”的生态模式,最开始源于苹果,后来被小米拿来用,最终发展成乐视的版本,这三者看似相似,其实核心是完全不同的。不同在哪里呢?在苹果的生态中,终端手机业务是最赚钱的,利润占了整体的大头,内容只是锦上添花。在小米的生态中,终端手机业务是按成本价发售的,虽然不赚钱,但是也不亏(其实是微利的),这保证了其可以持续成长。在乐视的生态中,终端电视和手机业务是低于成本价发售的,卖的越多,亏的越多……根据乐视的年报,乐视终端(主要是电视,手机还没有计入)2013至2015年的销售收入分别为:6.8亿元、27亿元、60亿元,销售收入虽然大幅增长,但是其毛亏损额也逐年扩大,三年分别为-1.84亿元、-13.52亿元、-20.97亿元。也就是说,这三年来,平均每一百块销售收入的获得,都需要补贴30到50块左右。这个补贴率太吓人了。按照这个补贴率,如果乐视做到TCL的销售规模(2015年1045亿元),其补贴有可能需要达到300亿元以上,这除非是两桶油、中移动这样的央企,否则谁也不可能做得到。这样玩下去,一定会被玩死的。当然,你会说,乐视才没那么笨呢。“随着乐视销售规模的扩大,行业影响力的增强,竞争对手被价格战扫地出门,乐视完全可以提升毛利率的嘛。”然而这个假设是不成立的。电视行业的技术革新是非常快的,屏幕技术每过几年就更新一代,当年雄霸一时的日系电视在技术革命面前都烟消云散了,更何况那些毫无技术背景的资本玩家?乐视今天的竞争力,是建立在低价格之上的,一旦恢复到行业的平均价格,其供应链、技术等方面的短板就会暴露,销量迅速衰退。手机行业也是一样,典型的如酷派,当年凭借和运营商的合作,在补贴之下获得了巨大的销量。但是当运营商一削减补贴,其销量立即就断崖式下跌了。用补贴来获得的市场竞争力是很脆弱的,尤其是在那些竞争激烈的技术行业。或许你又会说——“乐视继续保持这样的亏损也不是问题,乐视生态本来就不在乎硬件的亏损,内容赚钱才是王道嘛。”真的是这样吗?首先,内容是有天花板的。最理想的状态下,乐视视频能够做到行业第一,参照优酷的财报,一年也不过是70亿元的盘子左右。假设其能够获得像BAT一样30%的净利润率,实际也不过是20亿元而已,这相比起为了获得这个行业地位所要付出的数百亿元的补贴来说,只能算是塞牙缝的。其次,硬件+软件的生态梦,远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美好。这个梦的转化,需要建立起纽带的“唯一性”。比如说,苹果的IOS系统和他的终端就是唯一的,人们用iPhone,iPad,就只能通过他的应用商店来购买app,这样软件的商业价值才能得以释放。但在乐视这里,却是没有唯一性的。因为他寄托在安卓系统之上,于是人们用乐视电视也好,乐视手机也好,都可以轻而易举的通过其他第三方应用商店和内容网站来获取服务。这个时候,终端就是终端,内容就是内容,完全就是单打独斗,协同效应并不明显。如果乐视视频没有独家内容,就算乐视的终端一统江湖,也不可能获得溢价的利润。第三,全世界的平台生态,其平台价值的获得,都是通过技术来实现的。苹果如此,索尼游戏机如此,即使是小米,其初期也有一个相对极致的产品,迅速吸引起一大票的粉丝。这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唯有如此,其平台成本才可能足够的降低,形成一个边际递增的内容价值生态。但在乐视这里,对不起,我们不卖技术,我们只是PPT的搬运工。乐视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他的支撑平台似乎只有资本杠杆,通过资本游戏源源不断的补贴硬件,将故事越吹越大。但这个故事却又是不可持续的,内容不可能获得溢价,天花板也很明显,随着电视、手机、汽车的四面开花,失血只会越来越严重。第四,越扯越远的乐视终端,和内容之间,究竟还有什么关系?我实在不知道,乐视汽车、乐视自行车,和乐视的电影、体育直播,究竟能够产生多大的生态反应。他们更像是彼此独立的投资团队,自生自灭的发展。然而在这么多业务里,又没有哪一个能够取得相对领先的行业地位。一大堆的行业第三、第四、第五名,不如一个行业第一名。当年杰克韦尔奇上任通用电气CEO,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些行业第一名以外的业务砍掉,然而我们的乐视,却在不断撒种子,培育起一大堆行业第二名以外的亏损业务。按照行业发展的规律,这些缺乏核心竞争力的业务,生存成本将会越来越巨大,前景实在难言美妙。今天的乐视市值已经吹到了一千亿元,我不知道会不会吹到一万亿元,乐视的年报上盈利也有数亿元,但是其中的水份,是个中国人都心知肚明。如果乐视生态能成,太阳一定是从西边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