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文章

美女素材图片

作者:河北秦皇岛网络营销微信SEO

浮躁的社会吹牛逼才能快速上位_河北秦皇岛魏汝要SEO自媒体

       经历了这些年,深深地理解到社会人心的浮躁。说真,我也浮躁了这么些年。 为啥浮躁?带着理想纯真天真的以为这个世界可以一夜暴富,或者社会很美好,奋斗很轻松。 根子在哪儿?

      从校园到社会中间的鸿沟太深,尤其对生存的理解相当不足,加之害人的洗脑学助纣为虐。有些人很小就辍了学,看起来他损失了学知识的机会,但他用那些年收获了对社会竞争残酷的认识,然后更早的经历现实后社会教给他脚踏实地,教给他很多看清人性的经验,还有一些其他经验,小小年纪就少年老成,这种气质是可信任的,可信任就是可委托的前提,无论接单子或者提升到一个重要岗位。当然我绝对不是读书无用论的倡导者,我的本意是书得在实践中读,成为学究没什么好处和用处,尤其互联网信息如此发达的时代,过去的很多学究一个搜索引擎就能替代。 这个文章是看完厚厚最近推送的三篇文章后的感悟。互联网踏实搞事的人有,但更多人充满了浮夸,说好听叫理想主义,不好听叫吹牛逼,骗子。而且不少。但这不妨碍他们赚钱!老实人相反赚的少,或者老实人一般低调,赚了也不会满天下嚷嚷。就我来看,嚷嚷的人有错吗?也没什么错,谁让大伙儿都浮躁呢,都想一夜暴富呢,而且还屡次三番不长教训呢!有需求干嘛不供给?其实,这种被忽悠的经历得有,越早越好,血的教训打小尝够了,后面才有辨别力,假如跟一些老大爷老大妈一样七老八十了被忽悠一把,压箱底儿的钱被骗走,那就真的没活路了。 当然如果心底长了一大枚良心,按洗脑学的说法叫自我设限,还真干不了忽悠的事儿,彻头彻尾的骗子勾当就更干不出来了。

      那没招,这种赚钱的路数不适合你!如果真羡慕别人靠满嘴跑火车日进斗金,比如那个超级课程表的90后CEO,那就得先养一群藏敖吃掉自己的不忍仁慈跟婆婆妈妈的良心,或者叫道德感。 好在,老实人在互联网也有适合的赚钱路子,不然,那句”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就真的要完完全全的应验了。记得上次跟一老乡吃饭,喝了点酒,他语重心长的说,别看现在吹牛逼骗人的多,赚钱容易,你以为老实人好骗,告诉你,有一有二没有三,但老实人干事不一样,一次看不出二次看不出,日子久了大伙就知道你是个靠谱的人,实打实的人,生意就放心给你了,以后的路越走越宽,而那些靠吹牛逼上位的人如果不改以后的路会越走越窄。 想想,还真是,端起杯喝一口56度红星二锅头,安心做我的老实人吧!慢点,没事,人乌龟抱着个“慢”活个千儿八百年呢!

caoz的梦呓:商业跨界的魅力_河北秦皇岛魏汝要SEO自媒体

最近越来越感触到这一点,我们说其实很多商业模式,很多商业机会,或者说的更俗更直白一些,很多套利机会,往往来自于信息不对称,你所困扰的问题,恰恰是别人所擅长的;而你所擅长的,又恰恰是别人所困扰的,这里存在巨大的利差。因为对于‘外行“而言,他们甚至愿意付出极高的成本,去解决一些”内行“认为小儿科的问题。 有些精于此到的人,就在从中做事,做中间人,渔利颇丰。之前我讲过我自己,技术与产品,草根与精英,境内与海外,这三块跨界其实如果做的好,已经蛮有价值;但事实上,值得研究和分析的领域还是非常多的。 医学和物理学,生物学,在很多最新科研场景中,结合越来越紧密,但实际上,绝大部分医学的专业人士,并不是物理学,生物学(特别是基因科学)的专家;而物理学,生物学的专家也往往并非深入理解医学的问题。因此最新的一些研究技术和成果如何真正用到医疗领域,往往还是存在理解认知上的代沟。 这里已经存在了非常大的空间,现在讲基因技术,讲大数据医疗,其实都是跨界应用场景的典范。但想象力和实践之间,最匮乏的依然是跨界的专家。 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的应用场景越来越广泛,最新的新闻是,Google翻译因此受益良多,文字的翻译质量直线上升,也许不久,语音实时翻译也会达到很高的水准,我们或许可以无视语言障碍可以随意出行任何国家,只要携带链接Google翻译的耳机即可,(不过可惜,外国人进中国可能就痛苦一点,嗯)。但人工智能若要更深入到更多场景,除了算法专家,各个领域的专家介入也是非常必要的,AI可以战胜李世石,其算法专家中是有一名业余围棋高手,是的,也许他棋力远不如李世石,但依然是对围棋AI设计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AI可以完成精准的翻译,语言学家也要为AI设计基本的规则和逻辑。在任何一个典型的应用场景,AI若要发挥充分的功力,其相关领域的专家介入都是非常必要的。也许未来有一天,AI具有能够完全针对全新领域自学的能力,不过目前,还远远没有达到这样的境界,而且,也许我们不要过于乐观的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互联网+,大数据,都是非常热门的概念,也是资本目前仍然保持兴趣的领域。(游戏,o2o,智能硬件,对不起,你们失宠了)。而这些,落到具体应用场景,我们都需要明确其特征,就是跨界。 不是把互联网思维往传统行业一套就ok的,你需要深入进去,以前我们觉得董明珠和雷军pk,雷军是新时代的代表,应该有横扫千军之势,不料仅仅两年下来,增长乏力,占有率持续下滑,前景堪忧,依赖于传统渠道的vivo和oppo强势崛起,这个案例值得每个笃信互联网的从业者反思。情怀,粉丝,互联网思维,这些玩意价值化之后,到底值多少。当我在提这个案例的时候,是的,我自己也在反思,我不是事后诸葛,我承认这个事情也出乎我的意料。互联网的热潮是否让我们失去了对传统产业和技术最起码的尊重。而传统行业其实也在学习互联网的思维方式,并且,这种思维方式一样可以用于传统的营销模式中去。今天,我们看到的线下营销,线下的商业竞争,其思维方式和运作理念,和互联网线上营销,已经有太多相互借鉴和相互参照的东西在里面。线上和线下,已经处于同一个时代,同一个水准,甚至成本,也会在市场选择中逐渐趋同。 这时候,我们再去强调一家公司的互联网属性,是不是已经有点失去竞争优势的意义了,就好比我们说,这家公司有电脑一样。 很多人问过我,大数据有没有价值,当然有,但是要看应用场景,你要落到具体的应用领域里,在这个领域你有足够的专业人士和优势的产品或服务能力,然后大数据帮助你提速,帮助你升级,帮助你跨越竞争门槛,这是价值很大的。你说你在这个领域就是个菜鸟,你试图通过大数据颠覆这个领域,这个,说个例子,23andme,那么被追捧的基因项目,为啥被美国FDA取消了医疗建议资格,你压根没这个资格和能力么,等你拥有了这方面资格和能力后,这才真的是个好项目。 脱离应用场景谈大数据,纯技术公司在一定时间内还是有价值的,但价值有限。 新技术,新概念,新的理论,与传统领域的经验和技术积累结合,这是价值最大,想象力最大的地方。 一个新的热点跨界领域是跨境电商。 跨境电商分两块,一块是海淘,从境外到境内;一块是出海,从境内到境外;前几年海淘很火,主要是国内食品安全,奶粉安全,以及消费升级的事情;但最近政府要强化内需消费,对海淘实际上是利空;加上人民币转入贬值区间,这一利空就更加明显。 而出海则是利好,如果我们认定人民币贬值趋势存在,并且政府会积极干预贬值节奏,那么从外汇回笼和汇率变化趋势看,出海电商目前正在风口。 跨境电商是一个特别考验 跨界能力的场景: 1、互联网流量运营,你搞不定流量和用户就是死对不对。2、物流,仓储,供应链, 不管自己做 ,还是找靠谱的合作者,搞不定也是死。 如果合作方存在压帐问题,或者存在压库存的问题,还是死。3、境内和海外的理解问题,什么地区适合做什么产品,什么地区用户有怎样的消费特征和习惯,付款方式,品牌接受度,物流容忍度,等等,都要有理解和认知,否则,还是死。4、法律,知识产权,产品侵权怎么办,海关罚没怎么办,各地税费怎么算,各地环保标准和进出口规则怎么算。 其他可能还有很多。 前段时间我跟一个做跨境电商的老朋友聊天,他们生意做得很大,我一句话就能冒充半个内行了,我说韩进这事你们有影响么,人家说,三个货柜被延误,有一个现在还在海上漂着呢。 挑战多,难度大,坑多,但也正因为如此,能杀进来做大玩家的,也就真没几个了,有些货品不错的,流量不会玩;有些会玩流量的,供应链歇菜,有些供应链也懂,互联网流量也会的,不懂海外消费习惯,生搬国内爆款,结果,还是没戏。 这是最近几天的心得。 跨界产生无数机会信息不对称套利最新的科技转化一些基于跨界的商业领域和商业模式 你也许很难成为每个领域最顶尖的高手,但如果你成为跨域不同领域的次一级高手,也许你的机会,不会比那些顶尖高手少,甚至,你可以让那些顶尖高手成为你套利的工具。 下一个1000亿美元的机会在哪里?一定是跨界! 目前看的最清晰的,是互联网金融。但,类似的机会应该还有几个。

充斥恶意的互联网有可能重新变好吗_河北秦皇岛魏汝要SEO自媒体

先从一件不被中国网络用户注意的事情说起。 Instagram 不久前增加了留言里的关键字过滤选项,允许用户过滤掉那些「不合适」的内容。此前 Instagram 已经做了很多尝试,但还是不能有效遏制日益增多的广告评论和不友善内容,而后者,已经让不少明星不堪其扰,有些被迫关闭了账号,有的人甚至因屡被咒骂骚扰而患上忧郁症。 Twitter 更糟,一直以来,Twitter 就没找到有效的办法去应对这个问题。Twitter 前首席执行官迪克·科斯特洛曾在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该公司失去用户的原因是其平台上有很多 「喷子」( 英文:Troll )。而且,Twitter 对此无能为力,他说:「我们在处理谩骂和喷子方面表现糟糕,而且多年来都是如此。」 是的,Twitter 的「Mute」和「Block」这些所谓的解决机制对于网络暴力无能为力,因为喷子可以轻松绕过这些机制,比如再注册一个账号不停地发起攻击,而喷子们把这个叫做「言论自由」。网络赋予用户一定程度的自由,但你不能滥用这份自由去伤害别人,这不叫网络自由,这是网络犯罪。 整个互联网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友善,充斥着咒骂、骚扰、恶意攻击,喷子们自发形成一个一个群体裹胁更多人攻击任何目标。这个问题像瘟疫一样,威胁着所有网民聚集的地方。Facebook、Twitter、Instagram、微博、知乎… Facebook 和微信还好一些,产品形态具备一定的信息隔离机制。你可以认为微博就像一个广场,随便一个人开始砸广场楼房的玻璃,其他人会群起效仿。微信和 Facebook 里,当然也会有人扔石头,但他们的行为很少被别人看到,危害稍微小一些,但这不等于没有。任何一个公众号作者都会遇到无礼的读者,久而久之,不少性情温和的作者也会满身戾气。这种读者对作者的伤害一旦放大,网络自然就会变得更糟。 过去一段时间里,我对微信公众平台提过很多建议,如果回顾一下,发现多数建议都是针对网络喷子的,因为他们对公众号作者影响太大了。但这些建议并不总会被采纳,因为优先级不高,可是,他们一旦影响到了一个内容创作者,危害就是不可恢复的。 Twitter 们该如何自救? 黄易山在 Quora 上的回答很有洞察力,他的观点是:你在 Twitter 上越受关注,你的使用体验越差,因为每天都要接受陌生人无理由的公开谩骂与羞辱。最好的使用的办法:只读模式,不发言。 在这里,可以把 Twitter 换成「微博」或是「知乎」。中文网络里,微博和知乎是两个典型代表。微博上每天都可以见到攻击谩骂的水军,而知乎,则是匿名者的乐园。在这些地方,如果你热衷于发言,吸引了喷子们的注意力,早晚会成为目标。而一旦被盯上,你会噩梦缠身,如同电影《釜山行》的场景,你身后有一群丧失逻辑思维的僵尸在追杀你。 黄易山的策略本质上是「隔离」,拉黑、关闭评论都是隔离的有效或无效的形式。有趣的是,「隔离」也是电影中远离僵尸保持自身安全的有效措施,如果做不到隔离,除非你能「免疫」,我们确实看到少数人面对恶意攻击而做到完全不受影响,但更多人做不到这样自如。 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不会遇到网络上如此多的语言暴力,为什么现在的网络变成如此糟糕?很多老网民怀念当初上网的状态,那时候大家也吵架,但不会形成群体网络暴力,意见不合也能够保持一定的礼貌与风度,而不是现在一言不合恶语相向。互联网这些年来发生了什么?随着技术的进步,环境变得更糟了。为什么会这样? 有人总结为这是因为「网络去抑制效应」,即使是一个正常人,当他在「匿名」的保护下,躲在屏幕后面,他就极有可能变成一个「网络混蛋」。 「网络混蛋理论( Greater Internet Fuckwad Theory)」说,当给予一个总体上正常的普通人「匿名性」以及「被迫收看的观众」时,他将会变成一位彻头彻尾的「混蛋」,在网络上展现出各种反社会以及精神病态者般的行为。但是,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多「网络去抑制」的行为?当一个网络使用者不用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作恶的成本最糟情况不过是被禁言被删除帐号,缺少现实生活中的正常约束与限制,网络使用者会抑制不住释放心底的恶,也有更大的可能变成一个「网络混蛋」。 有越来越多的网络观察者开始担心「网络欺凌」对互联网的危害。什么是网络欺凌(英语:Cyberbullying,也叫「网络霸凌」): 一种涉及对信息及通信技术技术的应用,以支持针对个人或群体进行恶意的、重复的、敌意的行为,以使其他人受到伤害。 网络欺凌是种反社会行为,通常会造成受害人心灵创伤、扭曲,也会造成课业成就低落、人际疏离,甚至有可能逼迫受害人产生报复性攻击行为,或使受害人转而欺凌他人。 常见的网络欺凌方式如下: 重复并且不断地对其他网民使用言语暴力。重复并且不断地对特定网民或网络群体进行杯葛。模仿特定网民外表及行为特征,并且加以羞辱。把受害人之个人数据(如真实姓名,容貌等)公开,俗称「起底」、「爆料」,用中国的叫法叫「人肉」,但是有时受害者也会公布加害者之个人数据藉以自我保护,由于牵涉言论自由,犯罪加害者的个人隐私保护问题一直存在争议。把受害人容貌移花接木至他人照片中,或在这些照片旁加上诽谤性文字,俗称 「改图」。重复并且不断地在论坛中以言语用发帖甚至以洗版等方式公开侮辱受害人。重复并且不断地伤害跟受害人有关的人士与朋友藉以孤立受害者,称为关系欺凌。使用不同的账户及身份攻击同一名受害人,导致受害人误以为很多人讨厌及攻击他。匿名诽谤。 怎么样?是不是非常熟悉?是不是每天都可以看到?那么,谁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呢?我想,当更多的用户意识到这种潜在的危险,他们就会选择逃离,与网络空间形成「隔离」,干脆停用社交网络,或者,做一个潜水者,只看不发言,不参与互动。 这个互联网瘟疫有可能解决吗?目前看来,尚无更好的办法,作为一个还想继续使用互联网的网民,一方面尝试保护好自己,比如我已经把微博的评论设置为只有我关注的才可以评论,基本上等于关闭了评论功能;另一方面,作为一个网民,随时提醒自己,不要变成网络暴力的施害者。 至于微博和知乎以及更多滋生网络暴力的网络空间,我看他们也未必会如何重视这个问题,或许,他们还会为这种网络暴力行为带来的网络流量沾沾自喜(这是我的主观猜测,而且不打算修改。) 很多产品机制会催生网络欺凌,但是那些可以影响产品走向的人,他们没成为受害者之前不会感同身受,不会做出任何改变。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在屎壳郎的国度里卖大粪,获取所谓世俗的成功,但我并不认为那些对社会有什么正向的价值。 这个互联网环境会变好吗?如果不能引起更多人反思网络暴力的危害,不能引发每个人自我反省的话,我是悲观的。我所热爱的互联网已经在变坏,我所信仰的互联网精神已经开始坍塌。 不出意外的话,这篇文章发布后,同样会收到令人不快的喷子留言。我只是希望你没有参与其中。